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一章 见过血的青年

夏成蹊 | 发布时间:2021-01-14 15:11:15 | 阅读次数:16281

了医院的栅栏。  大道两旁的行人,争相闪开,一辆急救车呼啸声而过,直接窜入了医院的大门,停在了正厅旋转门的入口。  急救车一阵混乱不堪的响动,随同的医生与护士,风风火火的冲了下去,大声地对围上去的院方急救人员喊着:“快、快、快,颈动脉大出血后!生命这是一个十一月的午后,夏狸还是那副老样子,蹲在第三人民医院门卫房的阶梯上,捧着手中饭盒,细嚼慢咽,思考人生。。...

  艳阳高照。金色的光辐射着大地,却没有什么温度。

  这是一个十一月的午后,夏狸还是那副老样子,蹲在第三人民医院门卫房的阶梯上,捧着手中饭盒,细嚼慢咽,思考人生。

  人生短短几十年,前二十年他选择用来鬼混,现在终于遭了报应。

  在这个看中学历与关系的社会,什么都不会的他,必须从最底层做起。

  “呜!~~”

  红色警笛从街道的另一头,响了起来。夏狸闻声身体绷直,赶紧在阶梯上放下了自己的饭盒,提前打开了医院的栅栏。

  大道两旁的行人,纷纷让开,一辆急救车呼啸而过,直接窜入了医院的大门,停在了正厅旋转门的入口。

  急救车一阵混乱的响动,随行的医生与护士,风风火火的冲了下来,大声对围上来的院方急救人员喊着:“快、快、快,颈动脉大出血!生命体征微弱!”

  夏狸远远望了过去,四周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只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被抬了下来,浑身是血,和她所穿的盛装一样,殷红的一片。

  少女模样很是精致。四周的围观群众,似乎不忍心看着血淋淋的一幕,一些人刻意捂上了眼睛,只留下一些缝隙;而那些半转过身去的,则只用余光偷偷瞄上两眼。

  看着那些殷红鲜血,夏狸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桐临市的大医院其实不多,而第三人民医院勉强能算上一个。因此,这里每个月都会死伤几个人,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而且,他也算是警局有过案底,手上沾过血的男人,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夏狸带好帽子,快步朝急救车走了过去,握紧担架车的下端,搭了一把手。

  看到有人抓住了担架车,医生和护士先是吃了一惊,旋即看到来人是夏狸之后,便释然了。

  别看这个保安看上去不像好人,但事实上,他却是医院里出了名的老好人。而且天生力气大,别人一有什么重活,他总是能挺身而出。

  鲜血从床架上渗了下来,其他人都下意识将手移了角度,只有夏狸愣住没有动,维持着担架车的平衡,将担架车直接越过阶梯,送进了医院的旋转门。

  他的手上沾满了血,准备往回走,别人都忍不住下意识避开他。

  “大狸子谢了啊……”

  “这医院门口的阶梯到底是谁设计的,简直脑子有坑!”

  身后传来医生护士急急忙忙离开的道谢声,夏狸只是擦拭着手上淋漓的鲜血,挥手说“不用”,然后便向门卫室走了过去。

  这时,他放在阶梯上的饭盒正在被一只流浪的白狗埋头啃食,一地的狼藉。

  但神奇的是,夏狸见状竟然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寻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然后直视远方,继续思考他的人生。

  白狗朝着夏狸不停汪汪直叫,夹着尾巴,尚且还有些丧家之犬的觉悟。

  这时,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穿着与他同样的门卫服,气喘吁吁地从一个医院附近的巷道里跑了过来。

  刷!一辆出租车先是猛然从中年的身边飞驰而过,然后刹车直接踩到了底,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瓜娃子!你娃娃不要命了?!”出租车司机露出半个脑袋,就是一阵大骂。

  看着被骂得灰溜溜的中年,一副斗败公鸡的样子,低头走了过来。夏狸少有的露出了嘲笑的颜色。

  “钱大川,你媳妇是不是又快生了?”

  听夏狸这么一说,钱大川一脸懊恼的神色更甚,抬头郁闷问道:“怎么,又死了一个?”

  夏狸回头看看医院大楼,然后点了点头。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七个了……这世道……”钱大川喋喋不休,烦闷地一脚踢开正在觅食的小白狗。后者夹着尾巴,跑了好远,才回头对着钱大川狂吠。

  夏狸看了一眼天色,这时大概才一两点钟的模样。然后他对钱大川说道:“大叔我家里有点事,下午你帮我值班吧,晚上我替你。”

  闻言,钱大川非但没有露出为难的神色,反而感激的点了点头。心道大狸子果然还是那么仗义。

  夏狸摇头笑了笑,弯腰捡起那个狼藉的饭盒。

  “记得打理一下。”

  他大步离开,走向附近的超市,去准备晚上守尸的夜宵。

  这种院楼里有尸体的夜班,是有额外奖金的。虽然第三医院的急诊栋,一向晚上以“不得安宁”著称,但好歹至今为止,并未出过什么大事。

  夏狸很需要钱。因为有一对老人需要他赡养,而老人的儿子,却不知所踪。

  一死三重伤。当年那场用来试胆的“通灵游戏”,年轻而冲动的少男少女们,都为那件事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

  夏狸买好了晚上的夜宵,笔直地路过安置房的小巷道。

  微风湿冷。

  直到走出巷道碰到了午间的阳光,他的脸色才陡然一变,一脸阴沉地返回了巷道。

  异样的气息在涌动。臭气熏天的垃圾桶,被一双无形的双手移开。

  没有光,阴暗的地方,一具已经开始腐烂长蛆的女尸显露出来。

  没有表情,夏狸的眼瞳天生下移,大多的时候,都只有一个“藐视”的表情。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

  从表象来看,这个女人脖子上有三道撕裂的伤口,像是被人从背后砍了三刀,几乎可以断定是凶杀。

  但她的血流干了,更像是被人在死之前,刻意放了血——极具目的性。

  四周有一种邪恶的能量在萦绕。阴暗中,破烂的塑料袋被恶臭的流风带动着,打着旋。

  夏狸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古代的金币,抛向空中。

  刹那间,仿佛宇宙都定格了,金币两面的狰狞鬼头,发出凄厉的咆哮,令整个世界布上了一层猩红的血液。

  “吼!”

  打着旋的恶臭流风中,破烂的塑料口袋被撕得粉碎,发出惊悚的吼声。

  一头全身腐烂的僵尸,将自己的嘴角撕裂开来,等到了夏狸的身边,黢黑的口器已经撑得比脸盆还大,毫不怀疑,他一口就能咬掉半个人的身体。

  一瞬间,两个便利袋缓缓落地,夏狸动了。

  黑白的阴影融成一体,一柄一尺长的弯曲猎刀,划破猩红世界,腐尸撑开的头颅被一分为二,黑色恶臭的血迹顺势爆开,洒了一地。

  “尘归尘,土归土。既然死去,就不要再活来。”

  夏狸吟诵着能让自己心安理得的挽歌,静止的古代金币缓缓落回他的手中。

  世界的血色迅速褪去,恢复了原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