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6章 夜壶

狗子没有粮 | 发布时间:2021-01-14 | 阅读次数:29368

“呼,真的是太谢谢您你了,之后怎么不明白你如果 很厉害?”夏芥脸上红红的,飞奔的热汗打湿了工作服的衣领,就像是刚全身沐浴而出的仙女。楚辞被这样子的夏芥给看呆了,愣了一下楚辞被这样子的夏芥给看呆了,愣了一下:“没事,那是之前哥低调,话说为什么你会在那种地方上班?”。...

“呼,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之前怎么不知道你那么 厉害?”夏芥脸上红红的,狂奔的热汗浸湿了工作服的衣领,就像是刚沐浴而出的仙女。

楚辞被这样子的夏芥给看呆了,愣了一下:“没事,那是之前哥低调,话说为什么你会在那种地方上班?”

夏芥仿佛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眼神黯淡了许多,叹息道:“我爸因为赌博借了高利贷就消失了,之后那些放高利贷的人找到了我妈,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在那里工作。”

楚辞十分怜爱看着眼前的花季少女,叹息道:“那种地方你就不要去了,你爸的事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夏芥也知道楚辞是为了安慰自己,自己跟他无亲无故,他为什么要帮我?难道……?!

“哎哎哎,别多想了,我是出于心灵中的善良才帮你的。”楚辞摸着自己的良心说道。

“噗!”夏芥失笑一声,这个楚辞还真是逗:“话说,你是怎么想到用要签名这招进去的?”

“嘁,找知道武力就可以解决的,干嘛还要浪费我那神乎其技的演技。”楚辞又继续嘚瑟的说道:“话说,我刚才的那段演技跟武打场面,是不是要比电视上的小鲜肉要帅的多呀。”

“帅!超级帅!……”

楚辞跟夏芥一路聊的很欢快,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学校门口。

跟夏芥在校门口分手后,楚辞回到教室,意外的是赵恒竟然一下午都没有去上课。

直到晚上,楚辞回到宿舍,体内的红痕子慢悠悠的说道:“小子,可以啊,你知道白天那女生是什么体质么?”

体质?楚辞被红痕子这一问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体质?”

“你不知道?我以为你想办法进去救她是因为她的体质呢。”

“都说了,哥那是心灵的善良。”

红痕子:“……”

“她是罕见的天阴体质,这种体质对于修炼来说,可是万里挑一,能让你的修炼翻倍。”

“嗯?还有这种好事,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她有哪里不同。”

“那是因为你修为还太低了,而且那种体质需要去开发,也就是让她修炼你的阳天决的阴卷。”红痕子跟楚辞解释道。

“阳天决还有阴卷?”楚辞顿时来了兴趣。

“没错,你身上阳天决的阴卷修炼者可以让你修炼的速度大大提高,而那种体质更能让你获得更多的好处。”

“那可不可以把阴卷也给我?我教她们练,这种我修炼就更快些了。”楚辞受不了这种诱惑了,这简直是要双修的节奏啊。

一想到白天夏芥那娇小可爱的身材,躺在床上的楚辞有些压不住枪了,不行不行,昨天才刚割完包皮,千万不能崩了!

楚辞连忙转移话题,向下铺的赵星问道:“喂,赵星,你知道什么方法来钱快么。”

“怎么,你最近缺钱么?不是刚从赵恒那赢来十万块钱么。”

“不够,我想用这十万块钱赚更多的钱。”

“你可以去古玩街去看看,说不定能淘到什么好东西。”另外一名室友吴伟说道。

吴伟的家世要比楚辞跟赵星两人都要好,当年他老爸因为拆迁获得了一笔拆迁款,做起了生意,这几年更是顺风顺水起来。

“你室友说的没错,虽然你没有任何识宝的经验,但只要感觉物品之中的灵力就可以了。”红痕子的声音出现在楚辞的心中。

“没事,明天我陪你去古玩街看看。”吴伟躺在床上说道。

“唉,明天我一天都有课,就不陪你们了。”

川城的古玩街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有了,整条街长达一千多米,两边都是电视上看到的古装的阁楼,阁楼前摆满了小摊贩。

这种小摊贩能淘出值钱的东西的概率小之又小,一般都是忽悠忽悠那些外行人,一般有点经验的人都会选择两边的阁楼里的古玩。

吴伟跟楚辞两人在路边逛了又逛,虽然还没有发现什么真正的宝贝,但楚辞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古玩街的热闹跟好奇。

“别着急,古玩界有一句话,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淘货一定要有耐心,而且这古玩街,越玩里走,好货越多。”吴伟像是一个常客一样,解释给楚辞听。

楚辞跟着吴伟继续朝里面走去,里面的人慢慢的变的多了起来,而且两边的小摊贩时不时还传来讨价还价的声音。

“老板,我这可是唐朝的夜壶,三千块钱真的是最低价了。”突然楚辞的目光被一处小摊贩给吸引了。

“不要不要,要三十块我就买回去了。”那位顾客摆了摆手说道,

那摊主老板不开心了,竟然这样子看轻自己的东西,气冲冲的拿着那夜壶跑到临近的摊位去。

只见那个摊位前围着好多个人,摊前有个长得眉清目秀,拿着一把扇子的年轻人,而那个拿着夜壶的摊主把夜壶递了过去,一脸恭敬的说道:“陆公子,您给张张眼,我一个三千的唐朝夜壶有个外行人竟然说只值三十块钱!”

“嗯?”被称为陆公子的人连忙躲开,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说道:“好好好,你拿着就可以了,不要让我碰到。”

那摊主哈哈一声,虽然心中很是恼火,但也不敢发作,那可是陆公子。

陆公子全名叫陆天明,是鉴宝大师欧阳林的徒弟,净得欧阳大师的真传,眼力甚至要比长期经营古玩店的老板还要深辣。

“等等,你把夜壶的底部翻上来我看看。”陆天明指着那摊主手中的夜壶道。

这不翻不知道,一翻吓一跳,只见那夜壶的底部印着:大唐制造。

“果然是大唐的夜壶,你看,这不是写着大唐制造嘛”人群中的人调侃道。

“哈哈哈。”人群中一阵哄笑。明眼人一看,这就是现代工艺的机器印上去的。

“楚辞,那个人我认识,是欧阳林大师的徒弟,上个月我跟着老爸和他们一起吃过饭,等着我去介绍一下。”吴伟朝着陆天明的位置挤了过去:“借过借过。”

“陆公子,真是好久不见了。”吴伟一脸恭敬的都陆天明面前道。

陆天明转过身来,狐疑的看着吴伟,莫名其妙的问道:“你是谁?我们认识么?”

“哈哈”吴伟尴尬一笑,继续道:“陆公子每天为别人识宝,真是贵人多忘事,您忘了,您师父欧阳大师还有我爸吴国瑞上个月还在尝鲜阁吃过饭呢。”

陆天明皱了一下眉头,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上个月我跟很多人吃过饭,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你爸吴国瑞。”

吴伟微笑着继续提醒道:“在饭局时,当时我们还出了五十万的鉴宝费让你跟林大师一起鉴过宝呢,想起来了吧?”

陆天明听吴伟这么一说,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你是那个土里土气暴发户的儿子,怎么?这次是又要找我鉴宝?”

吴伟脸上的微逐渐凝固了下来,换成任何人在这种环境下都不是好受。

楚辞走过去,拍了拍吴伟的肩膀道:“不用理会这样子的人。”继续转过头去问那个拿着夜壶的摊贩老板:“老板,这个多少钱?”

那摊贩老板小心翼翼的伸出了两个手指,现在他可不敢再开价三千块钱,刚才可是陆公子鉴定过的,根本就不会唐朝的夜壶,要是再开三千,别人还不以为他把别人当白痴啊!

“楚辞,你这是干嘛,这东西底上有个现代工艺印上去的底款,根本就不值那个价。”吴伟在一旁提醒着楚辞。

“没事,我买了。”楚辞拿过摊主手中的夜壶说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