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1章 被下套

马蔺 | 发布时间:2020-11-22 21:21:56 | 阅读次数:6385

华国,燕京市。夜色渐浓,远近相互交织的霓虹灯将整座城市映得清透,恍若白昼。程天懊悔地弹飞烟头,直勾勾地盯着掌心纸片上的黑字。“什么破地址,找个老半天都没找到了地,他娘的夜色渐浓,远近交织的霓虹灯将整座城市映得透亮,恍如白昼。。...

华国,燕京市。

夜色渐浓,远近交织的霓虹灯将整座城市映得透亮,恍如白昼。

程天懊恼地弹飞烟头,直勾勾地盯着掌心纸片上的黑字。

“什么破地址,找个半天都没找到地,他娘的,这李小东敢情是在逗我玩呢?十几通电话打过去都没人接,搞毛啊!”

程天重新掏出一根香烟叼在嘴边,满脸烦闷。

“哎呀,小哥,这天怪燥得慌,进来歇一歇啊!”

徒然间,一声酥麻的呼唤传入程天耳际!

他下意识地扭头望去,低奢的店门透出暧昧的暖黄色光束,两侧还挂着粉色灯线,门面顶端赫然闪着几个大字:万紫千红洗浴场所!

与此同时,身着露脐装的女子满脸笑意,正摆手弄姿地朝着程天走来。

见状,程天微愣,只见那女子竟双手环绕住他的脖子,整个人贴近他的胸膛,故意凑到他的耳边吐气,“小哥,妹妹保证能让你释放压力,过来玩会嘛!”

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要不是兜里没钱,他哪舍得怀中的柔软?

程天暗叹一声,刚想推开女子,却不料,居然被她硬生生地拉进了洗浴场所。

程天轻声咳嗽了下,刚想要拒绝,想不到那女子直接就拉着他走了进去。

“223包厢!”

坐在前台的中年妇女提高嗓子喊了一句,看向程天的目光中透着暧昧。

“妹子,别啊,哥可是个正经人!”

房间虽然不大,却有独立的浴缸,还有一张大床,程天扫了眼女人的性感事业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本正经地开口道。

“小哥,你可真逗。”

女人娇嗔一声,小手轻捏着程天的大腿根。

“小哥要是喜欢当正经人,那妹妹就当乖乖女。”

话语间,灵巧的小手顺着程天的腹肌一路往上蔓延,故作不经意地划过厚实的胸膛。

“正经人想和乖乖女玩什么游戏呢?颠鸾倒凤还是龙飞凤舞?要是小哥喜欢人多,妹妹就再喊两个小姐妹来,一起玩飞龙在天!”

狐媚女人娇笑坐在程天腿上,鼻尖都快贴上他的嘴了。

大爷的!

这哪里是洗浴中心,明明就是成语大赛的现场好不好?

程天咽了咽口水,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脑袋里堆满了女人方才说的那些成语。

见状,那女子轻拍着程天的胸膛,软声道:“小哥,妹妹出去拿些东西,马上就回来。”

眼看着女人离开房间后,程天意味深长地轻笑着,顺势躺在床上,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份叠的厚厚的燕京报纸,饶有趣味地阅读起来。

谨慎如他,自然发现女人刚才故意试探过自己的口袋,鼓囊一团,怕是被她误当成是钞票,否则哪里会这么热情?

只不过,就在女人掠过他的口袋之际,眼底却闪过一丝别样的神色。看来,此番出去怕是另有预谋。可这一切对于程天而言不过是过家家的把戏,干脆悠哉地躺在床上等着看戏。

大约过了五分钟,女人怀中抱着一个小铁箱子进了房间,看样子,里面应该装了不少花样道具。

“小哥,没想到你还挺会玩的。”

妖媚女人瞥了眼程天手中的报纸,眼底闪过一丝鄙夷,可明面上却是娇笑连连。

“妹子,你不会真要玩吧?”

程天青涩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问道。

“不然呢?人家可迫不及待了呢!”

女人挑眉轻笑,将小铁箱子放在床上后,故意当着程天的面,脱得只剩下一套内.衣了。

程天依旧满脸羞涩地望着女人,而实际上心明如镜,算准了接下来会有更精彩的一幕。

砰——

果不其然,下一秒,门口传来一声巨响,房门徒然被人踹开,三个身穿警服的粗犷大汉走了进来。

“啊!”

狐媚女人面色一变,失声惊呼一声,猛然钻进了程天怀里,浑身颤抖不已。

这点还踩得挺准时的嘛!

程天心底暗暗嘲笑,脸上却透着胆怯,惊恐地喊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谁?”

“我们是谁?”

领头的络腮胡冷笑一声,顺手从兜里拿出印着警徽的证件,朝着程天晃了晃,沉声道:“你觉得我们是谁?”

“你们……是警察!”

程天浑身颤栗得厉害,嘴角微微抽搐,差点没憋住笑!

我靠,这帮蠢货有没有常识?四角星花可是三级警监,市级公安局长的级别!

就算这些家伙要玩仙人跳,好歹也要冒充正儿八经的刑警吧?

哪有市级公安局局长放着办公室不坐,跑来这种鬼地方抓嫖的?那怕是脑子被驴踢了吧!

好在程天憋住了笑,那络腮胡并未察觉到异样,反倒一本正经地收起证件,严肃地说道:“赶紧把衣服穿起来!”

闻言,原本还紧紧搂着程天的女人,满脸惊恐地站起身来,颤抖地拿起衣服,小心翼翼地穿上。

简直了,这妹子完全是影后级别的好不好?

程天暗叹一声,嘴角抽得更厉害了……

“身份证拿出来,小小年纪不学好,跑这里玩什么!”络腮胡冷声怒斥道,没好气地瞪了眼程天。

程天苦着脸哀求道:“警察大哥,我这是第一次进来,而且您也瞧见了,我啥都没做呢!您放了我好不好?”

“第一次进来的?”络腮胡颇为怀疑地打量着程天。

程天赶忙申明道:“真的!我真的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叶队长,这小子年纪也不大,应该是真的。看他认错态度这么好,要不咱们就别抓了,随便罚个三千当教育算了?”身后一个圆脸男人试探性地询问着络腮胡。

“我想想……”

络腮胡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在考虑这个提议。

“什么?三千块?不行啊,我没钱!”不等络腮胡开口,程天徒然嚷嚷起来。

“你小子说什么?”一听这话,络腮胡面色铁青,凶神恶煞地瞪着程天。

“白瞎了周哥的同情心,叶队长,咱甭跟这小子废话了,直接把他关进局子去!”

络腮胡左侧的削瘦男人怒喝道,顺势抽出腰间的塑胶警棍。

“小哥……钱没了可以再挣,可是警察不能得罪啊,这可是要吃牢饭的!”女人低声劝言,声音里带着哭腔。

“不是我不给啊,我是真穷啊……”程天无奈地摊了摊手。

“我看你小子就是活腻了!”

削瘦男人冷不丁冲了上去,猛然扬起警棍砸向程天的胳膊!

就在那个削瘦男子的塑胶警棍就要砸到程天的身上时。

程天的右腿忽然轻轻一伸,刚好点在了那个削瘦男子的膝盖上。

削瘦男子只感觉到膝盖一软,身体的重心立刻失去,连惊叫都来不及发出,脑袋重重的砸在了床沿上,立刻昏厥了过去。

“操,丫的还敢反抗!”

见到削瘦男子居然被程天一下放翻,那个壮汉和削瘦男子立刻就怒了,眼中凶光四射,壮汉甚至直接从腰间掏出柄匕首来。

看到壮汉的匕首刺来,程天只是冷然一笑,自语道:“想不到还有点胆子!”

等到匕首刺到胸前,左手就似赶苍蝇一般,随意一挥,刚好弹在了匕首的刃上。

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下,但那壮汉却似乎遭到雷击一般,整个人都被一股巨力砸中,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我……操……”

那个姓周的圆脸男子本来也拿出跟警棍准备一起冲上来,但是看到转眼间壮汉就被击飞出去,不禁吓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刚才削瘦男子被击倒时他并没有看清,还以为只是他不小心,但是现在那个壮汉将近两百斤的身体被砸飞出去,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他们本来以为程天只是一个有点小钱的乡下青年,在自己几个人的威吓之下,敲诈出钱是非常简单之极的事情。

但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青年会如此恐怖!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警察大哥居然自己摔倒了……”

程天忽然轻笑道。

那个妖媚女子也彻底惊呆了,她万万想不到自己随意拉的这个青年居然像一条霸王龙一般恐怖。

以前做这样的局简单之极,屡试不爽,就算被人识破,警棍匕首一上,都得老老实实的交钱,但是现在,除了梁老二,居然都被打晕了。

虽然感觉到程天的手还在她的腰腹间摸索,但她却丝毫不敢动弹,脸上变得煞白,身子微微颤抖着,这次可不是装的。

“大,大哥……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我是屁,轻轻放过吧……”

那个周姓的圆脸男子忽然跪倒在了地上,朝着程天求起饶来。

程天随手将那个妖媚女人推开,轻声咳嗽了下,正要说话,忽然听到门外走廊上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没完了这是?

程天的一双剑眉渐渐皱了起来。

“动作快点,这次有人举报,燕京市汽车站附近有一伙犯罪分子专门假扮警察,敲诈那些去休闲中心的人,要是放走一个,接下去一个月操练时间再加两个小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