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3章 众叛亲离

安如意 | 发布时间:2020-11-22 17:29:43 | 阅读次数:29814

“啪!”一记狠重的耳光甩在江缈的脸上,她的半边脸立马肿胀疼痛出来。江缈捂着脸,眼泪哗哗的望着一次出手打她的爸爸。江丰整个人气得发颤,指指江缈大吼:“不知道羞耻!”昨天在婚江缈捂着脸,眼泪哗哗的看着出手打她的爸爸。。...

“啪!”

一记狠重的耳光甩在江缈的脸上,她的半边脸立刻肿胀起来。

江缈捂着脸,眼泪哗哗的看着出手打她的爸爸。

江丰整个人气得发抖,指着江缈大吼:“不知羞耻!”

今天在婚礼现场的都是京城有影响力的人物,此刻却闹出这么大的丑事,让江丰如何不气,江丰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往下倒去。

“爸!”

江缈惊呼一声,上前和妈妈苏琴扶住了晕过去的爸爸。

“哼。”

一声冷哼让江缈猛地抬头,却见一向温润的沈敬文阴霾着一张脸,看向她的时候满满的厌恶,他狠狠取下手上的戒指对着江缈的头猛地砸下。

额头上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随即有温热的液体流下。

江缈眼看着沈敬文离开,顾不得额头上的伤口,踉跄的跟上去拉着沈敬文的手哀求:“敬文哥,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滚开!”

沈敬文头也不回的狠狠甩开她的手,随即大步离开。

被推摔在地上的江缈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周围宾客指点讥笑的声音不断回荡在她耳边,她终于崩溃的嚎啕大哭起来。

完了,她知道自己完了,敬文哥再也不会要她了。

……“敬文哥,敬文哥,我求你不要赶我走!”

被人架着扔出门的江缈半跪在地上哭喊哀求,等待她的却是纷飞砸出的行李。

“沈敬文,我们是瞎了眼,当初才收留了你!”

随后,苏琴也被人哄赶了出来。

苏琴对着大门连连叫骂了好几声,最后看着地上的江缈,忍不住愤恨的上去拧了一把她的胳膊,怒声道:“都怪你,非要嫁给他,现在公司被他抢了,你爸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都是你个害人精害得!”

“妈,敬文哥一定是生我的气了,我求求他就好了。”

江缈跪在地上,拉着苏琴的衣服哭道。

“你就别做梦了,你出了那种丑事,是个男人都不会再要你了!”

想到如今的遭遇,恨极了的苏琴也不管自己说出的话会不会伤害到女儿,全部一股脑的倾吐出来:“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同意把公司的股权转让给他,本想着他拿到了公司能接纳你,可谁知道这个狼心狗肺的,拿到了公司后就翻脸不认人,现在更是连住的地方都不给,天杀的,我这是造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祸害啊!”

说完,气不过的连连拍打了好几下江缈。

江缈被妈妈狠厉的手掌拍的浑身发疼,她跪坐在地上,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绝望而无助。

爸爸因为她突发脑溢血昏迷不醒,从小到大想要嫁的青梅竹马不肯要她了,她更是成为了整个京城的笑话,此刻她真想一了百了的死去算了。

“渺渺快、快起来,医院打电话来说你爸不行了!”

苏琴握着电话,惊慌的拉着呆愣坐在地上的江缈,着急的哭道。

江缈反应过来时,已经被苏琴拉着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爸爸江丰所在的市人民医院。

抢救室外的通道里,被抢救过来的江丰刚被推出来,苏琴就哭喊着扑了上去,江缈则拉住跟着出来的主治医生,沙哑着嗓子询问:“医生,我爸爸怎么样了?”

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扭了扭酸疼的肩膀,扫了一眼满脸泪痕的她,语调平淡:“命暂时保住了,不过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说不一定了,先住院观察吧。”

江缈欲再说什么,那位主治医生却径直走开了。

“对了。”

那位医生突然停住脚步转身,江缈心一紧,急忙凑上前去。

“后续的治疗费用你们还没交吧,尽快补齐,不然会耽误病人治疗的。”

末了,再次离开。

江缈急忙点点头,立即跑去缴费窗口,得到的回应却是,她名下的所有银行卡都被冻结了,现在的她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

“一定是沈敬文,一定是他!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母女两坐在医院长廊的座椅上,苏琴抹着眼泪咒骂沈敬文。

江缈整个人有些呆愣的看着再次被挂断的电话,眼泪无声的涌出,一滴一滴的落下,将手中的那张巨额缴费单打湿了一大片。

她强忍着不哭出声,哽咽着几乎要踹不过气来,她始终不敢相信,以前那么温柔善良的敬文哥,一夕之间会变得这样绝情冷血。

可即便沈敬文如此,她也恨不起来,敬文哥一定是因为她在婚礼上让他丢脸了,太生气了才这样的,她现在最恨的是绑架了她的那个男人,侮辱了她不说,还处心积虑的破坏她梦寐以求的婚礼,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那个男人,要这样害她,让她这样痛苦。

“你发什么呆啊?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苏琴见江缈一直呆呆的坐在那里,怒火猛然升蹿,一掌猛地拍在江缈的脑袋上,带着哭腔的抱怨:“你还有脸哭,我告诉你,无论用什么办法,你都要筹到你爸的治疗费!”

纵然苏琴知道江缈此时应该是最难过的那个人,江缈也是她亲生的女儿,可依然做不到不去埋怨江缈,如果不是江缈,她的老公现在好好的,而她依然是江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只因为这个女儿,她的一切都没了,她觉得痛苦憋屈,只能将气撒在一切的罪魁祸首身上。

“你听到没有!你听到没有!”

说着,她又狠狠抽了几下江缈。

江缈承受着妈妈的辱骂和抽打,连连躲避下往地上一坐,终于崩溃大哭,说道:“妈,你别打了,我这就去借钱!”

说完从地上爬起来,哭着跑去了卫生间,她窝在卫生间的角落忍声痛哭了一会儿,才擦了擦眼泪,拨通了夏绵绵的电话。

夏绵绵是她最好的朋友,家境虽然没有她家以前那样好,但好歹也有点资产,拿点钱救急肯定是有的。

可她连着拨了三通电话,都没有人接通,就在她几乎绝望的时候,手机响起,显示是夏绵绵来电,她兴奋的抹了抹眼泪,抖着手按下接通。

“渺渺,你还好吗?我刚才去洗澡啦,没听到你的电话,抱歉哦。”夏绵绵在那边歉意的说道。

“没事没事。”江缈急忙摇着头,她努力压抑住哭泣的欲望,小心翼翼的问道:“绵绵,你能借点钱给我吗,我爸爸在医院情况很不好。”

“这个啊……”夏绵绵声音颇有些为难的意思:“其实我爸爸最近公司出了点问题,现在也拿不出多少钱来的,不好意思哦……”

“不多的,五万也可以的。”

江缈带着点卑微的语气说道,在她的概念里,五万元确实不算多了,大抵就是以前她一件裙子的价钱。

“可是我们家真的……算啦,谁让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前段时间正好取了现金有几万块放家里,不如我们约个地方,我把钱给你吧。”

“好,谢谢你!”江缈见夏绵绵肯借钱,眼神一亮,露出笑容感谢。

“嗯,那我们约在常去的那家会所吧,八点见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