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6章 那个人

诺玖伤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18473

南潇说的那些话,墨翊轩一个字都不信。他和廖珂刚进DK会所的时候是秦泽亲手引的路,不明白无心但是有意,他带他们路过此地了dancer的练舞室。那会儿练舞室的门半开,四他和廖珂刚进DK会所的时候是秦泽亲自引的路,不知道有心还是无意,他带他们路过了dancer的练舞室。。...

南潇说的那些话,墨翊轩一个字都不信。

他和廖珂刚进DK会所的时候是秦泽亲自引的路,不知道有心还是无意,他带他们路过了dancer的练舞室。

那会儿练舞室的门半开,四壁铺满镜子,几个身材窈窕的女孩儿背对着他们摇臀摆胯。

墨翊轩一眼便注意到其中最高挑的那个,她倒映在镜中的脸——不是南潇还能是谁?

饶是他再淡定也不禁脚步一顿,蹙眉朝那里多瞥了两眼。

也或许就因为这几秒钟的功夫,秦泽投其所好,才特意点了南潇过去陪酒。

话说回来,墨翊轩虽然不相信那些解释,但那个瞬间南潇爆发出的怒意不像假的,这让他愣了愣,立刻没有追上去。

回到包厢,廖珂恭敬道:“墨总,要我去追吗?”

墨翊轩沉吟片刻,还未开口,身旁黏人女孩儿就又攀住了他的胳膊,同时衣袋里他的手机也震动起来。

墨翊轩打开她的手,道:

“别来烦我!”

来电显示墨老爷子,他起身到包厢外接通了电话。

“喂,翊轩?你们今晚还回老宅吗?”老爷子在电话那头问。

墨翊轩想了想,没有说他和南潇的那段插曲,只道:“爷爷,我们晚点回。”

“也好,明早就又有人陪我这个老头子吃饭了。”老爷子半开玩笑地点点头,“你忙完不要忘了问问潇丫头在哪儿,你亲自去接她。”

“......我不接她也知道回来的路。”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你以为一个小姑娘孤零零嫁过来很容易吗?她家以前的情况你了解过吗?”

“不就是以婚抵债。”墨翊轩嘴角往下一撇。

墨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道:“她姐姐南琳琳为了治病欠下高利贷,却全要她一个人来还。你知道潇丫头有时候一天打三份工吗?——她妈是一点都不疼她。”

他话锋一转,又道:“现在她既然嫁到了墨家、嫁给了你,作为她的合法丈夫,你就有义务对她好,否则我这一关你就过不了。听明白了吗?臭小子。”

墨翊轩半天没吭声,墨老爷子放软口气,又叮嘱了一些话,最后听到墨翊轩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这才挂断电话。

应付完老爷子,墨翊轩有些蹿火。

他不觉得南潇像爷爷说的那样单纯无害,光从今晚她撒谎骗他就能看出来,这绝不是柔弱小白兔。

而且现在,她不知使了什么手段,还哄得老爷子百般维护她。

但爷爷的话他不能不听。

墨翊轩静了静思绪,抬腿回包厢叫出廖珂。

无论怎样,至少今晚得找到她一起回去。

况且晚上DK会所的附近也不算安全,要是南潇出了事,他也无法向老爷子交代。

躲着琳姐手忙脚乱换完衣服的南潇偷偷从DK会所溜了出来,正心虚工资会不会因此被罚光,琳姐就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南潇!!”

“呃,琳姐......”南潇捧着手机,大气不敢出。

“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错?!”琳姐很是气急败坏,本就尖利的声音更是刺破耳膜。“秦老板亲自点你去陪酒,你倒好,招呼不打分分钟就跑了!你把老板当什么了?你还想不想在DK上班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我是家里出了急事要马上回去,刚刚还想打电话给您请假......对不起琳姐,没有下次了,您原谅我吧......”

南潇小鸡啄米似的不停道歉,奈何琳姐的火气八丈高,不是道歉就能消下来的。

“南潇!因为你我在秦老板那里都没法交代!我的奖金算是泡汤了,你这个月的工资也别想要了,我们一块儿喝西北风去吧!”

说完琳姐便“啪”地挂断了通话。

那可是一个月的工资啊!南潇肉疼至极。

她辛苦跳一个月舞,撞上墨翊轩就全完了。

......墨翊轩好死不死,干嘛这个时候去DK会所?

南潇此刻对他充满了怨念,加上这个点N城红灯绿酒,正是不好打车的时候,她走走停停,手都举酸了也没拦到一辆的士,对墨翊轩的怨气就更大了。

南潇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干脆拨了唐宁的手机跟她诉苦,顺便控诉墨翊轩这个魔鬼的恶性。

唐宁在家翘着二郎腿,吸着一罐酸奶听她声情并茂地还原了今晚的事,不禁好奇道:

“诶南潇,你对墨翊轩真的一点都不动心吗?”

南潇一脸黑线,“我对他动心?你真的有听我刚刚的经历吗?”

“我听啦。”唐宁吸着酸奶,含糊不清道:“但是墨翊轩身为墨氏集团总裁,人既高又帅,早晚都跟他呆在一块儿,是木头也会动心吧?还是说......”

她话锋一转,“还是说,南潇,你还没有放下那个人?不然自己老公去夜总会找陪酒小姐,作妻子的哪有不生气的。”

南潇一愣,不自觉抓紧了手机。

但很快她扬起一个笑容,轻松道:“什么呀,早忘了。”

“我都还没说名字哦。”唐宁提醒道。

南潇哈哈两声,感到夜晚如水的空气灌进她空洞的喉咙里,无端发苦。

“说起来我今天看到一条裙子......”

她把话题扯向无关紧要的小事,接着说要赶路,便挂了电话。

头顶上路灯扑闪着,南潇把手揣进衣兜,先前打电话的那股锐气荡然无存。

她慢腾腾向前拖着步子,没几步就蹲在了路边,好似一条败狗。

还没忘那个人?

......是啊。

怎么可能就这么忘了。

那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