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6章 为了这样的人哭不值得

第九情人节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5886

高莫朗被打得只余下最后口气,林安然松绑了他。看了几眼呆立在旁边的赵溪柠。林安然把眼前的一缕长发掖在耳后,笑着说:“下一次他被劈腿别人,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偿代打宫凌寒见林安然完事,搂着她说:“走吧!”。...

高莫朗被打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林安然放开了他。看了一眼呆立在旁边的赵溪柠。林安然把眼前的一缕长发掖在耳后,笑着说:“下次他劈腿别人,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有偿代打哦!”

宫凌寒见林安然完事,搂着她说:“走吧!”

……

“谢谢你!”坐在车上,林安然感激地对旁边的宫凌寒说。

她刚刚一个人站在那对狗男女面前,无助失望地感觉铺天盖地的袭来,失去了力气、忘记了反抗。若不是宫凌寒出现,她还不知道会被他们欺负成什么样子。

“那样的男人也值得你哭?以后你还不得哭死?”宫凌寒不禁怀疑起林安然的眼光。

刚刚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看见她受欺负,情不自禁就想要挺身而出,仿佛本该如此。

林安然破涕为笑,抹了抹红红地眼眶,大声说:“不哭了!为了那样的男人不值得。”

她马上就要到家了,可不能让老爹看到了伤心。

宫凌寒把林安然送到了她家,冷声说:“之后我不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但你必须住在别墅。今天给你爸爸交代清楚了。”

林安然刚想说什么,宫凌寒地车就溜烟似得消失在天际。林安然石化在原地,刚刚的谢谢已经烟消云散。

“宝贝儿,你终于回来啦!”林安然一进家门,就被林正和抱了个满怀。

“老爹,松开松开,要被勒死了。”林安然无奈地垂首站着,她的老爹和别的爸爸有些不一样。

常言道父爱如山,伟岸而深沉。她的老爹却像猴子一样,嬉皮而笑脸。

“宝贝儿,你爹我昨晚一个人在家好孤单啊!”林正和抹着没有一滴泪的眼睛,哭丧着脸。

其实呢?昨天脱离了林安然管束地他,欢天喜地约了朋友钓鱼去了,这会子也是刚回来。

“老爹,严肃起来,我有正事问你。我小腹上的疤怎么来的?”林安然心里还惦记着自己肚子上的疤。

这道疤,老爹告诉她是她阑尾炎手术留下的痕迹。而莫朗却说她是破腹产。她还是处,怎么可能怀过孕?这到底怎么回事,她想问清楚。

“这不是你阑尾炎手术留下的呗,还能是我捅的?”林正和眼睛有一丝躲闪,摊开说手大声说着。

五年前她从病床上醒来,什么都忘了。老爹告诉她,因为妈妈去世,她太伤心了,就伤心出了阑尾炎。她虽然觉得这套说辞有些逻辑不通,但老爹也没有什么好骗她的呀!

林安然思索了一会,肯定是高莫朗那渣男想与她分手弄的说辞,她怎么这么蠢,还顺着他的污蔑往下想。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怎么了?”林正和嘻嘻哈哈地问道,只是神色之中有一丝不自然。在他看来,林安然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问起这个问题,是不是……碰到了那个家的人

这四年,他到处带着林安然参加比赛。怎么才安定一年,那个家的人就又找来了?

“爸,我告诉你,我和高莫朗那混蛋分了。他出轨赵溪柠就不说了,竟然污蔑我生过孩子,玩儿我呢?……”林安然气哧哧地说。

原来如此,林正和放下了心。附和着林安然,狠狠骂了一通高树立。

不管怎样,不被那个家的人找到就好。

中午林安然留在家里吃饭,想着宫凌寒今天早上的警告,她咬着筷子不知道该怎么和爸爸说。

“宝贝儿,你怎么啦?爸爸做饭不好吃?”林正和看她茶饭不安地样子,问她。

“啊?”林安然猛地回过神来,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儿。”

“说!”林正和给她夹了一大块子菜,还以为自己的厨艺倒退了。

“爸爸,我找了一份家庭跆拳道教练的工作,给一个五岁的小男孩上课,但是要住在她们家。”林安然小心翼翼试探问道,担心林正和不同意。

毕竟,林正和很依赖自己,很久以前,连离开她一步都不愿意。要不是他一大把的白头发,还不知道谁是爸爸,谁是女儿呢。

“工资多少啊?”林正和随口一问,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女儿绝对不能脱离自己的视线,这件事,没商量。

“五万。”林安然悄摸摸地笔出五根手指,原谅她擅作主张剪掉一个零,因为她真的怕吓到林正和。

林正和一听,头从饭碗里抬出来。愣愣地看了一眼林安然,点了点头。

林安然也点了点头。

林正和快速起身,突然冲进林安然地屋子里,过了一会儿,推出来一个行李箱。然后从衣帽架上取下来林安然的包挂在她的脖子上,半推半送地把林安然推出家门。

“老爹,老爹,你干什么,我还没吃完饭呢?”林安然地惊号被林正和关在门外。

突然手中的手机一响,来电显示人正是老爹。

“喂,老爹,你搞什么鬼?”林安然哭笑不得地接听了电话,老爹听到五万块钱就这么兴奋么?连女儿也不要了。

“喂,宝贝儿啊。你收了人家那么多工资一定要尽心辅导人家的孩子啊。老爹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明天就搬到老年人娱乐中心去。每天就钓鱼养花,也不用给你做饭了。你记得每个月给我打一万块钱就好,就这样,挂了。”林正和说要,扭着屁股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想到未来自由的“单身”生活,林正和嘴角笑开了花。

林正和喜欢钓鱼,但是由于湖边风大,有一次他通宵钓鱼,回来之后睡了一觉后就中了风,养了大半年才好。之后,林安然便十分严厉地警告他:不准钓鱼。

现在好了,林安然不在,他可以想浪多久就浪多久了。

林安然耳边响着“嘟嘟嘟”地声音,有些无语。

“老爹!”林安然愤怒地拍打着门。

而林正和哼着小曲,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根本没听到。

“哼!”她狠狠踹了两脚门,拽着行李箱离开。

她拦了一辆出租车的身影落在暗处一男子眼中,男子立刻打了电话,说:“宫先生,林小姐拉着行李箱出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