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4章 讨论一下教育问题

第九情人节 | 发布时间:2020-11-22 14:49:19 | 阅读次数:23036

“八宝,救救我姐姐。”林安然努力拉大与宫凌寒地距离,向站在一边地宫八宝求救。宫八宝只祟拜地望着宫凌寒,“爸爸好帅!”林安然欲哭无泪,她回去就得把她的奖杯砸了、证书宫八宝只崇拜地看着宫凌寒,“爸爸好帅!”。...

“八宝,救救姐姐。”林安然努力拉开与宫凌寒地距离,向站在一边地宫八宝求救。

宫八宝只崇拜地看着宫凌寒,“爸爸好帅!”

林安然欲哭无泪,她回家就要把她的奖杯砸了、证书烧了。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挑战宫凌寒?

满心酸涩地看了一眼宫八宝,眼下,她只能自救了。

“宫总?有话好好说,先放开。嘻嘻……”林安然双手抵在胸前,推搡着宫凌寒地胸口。

宫凌寒的一张脸凑在她眼前,她真的有些不太习惯。诚然,他长得很帅。脸型棱角分明,眼睛迷人而有神,鼻子挺拔而有型,薄唇虽然紧抿,却想蜂蜜一样水润……啪!林安然在心里给了自己的思绪一巴掌。回来,你不是花痴,你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这样说话方便。”宫凌寒轻声说,暧昧地语气让林安然的脸又是一红。

宫凌寒紧紧盯着林安然地脸,这张脸看起来平平无奇,怎么勾了自己一整天?无非是双眸含神、顾盼生辉,皮肤莹白透亮,仿佛透明地一样。目光扫到她纤细白嫩的脖子,宫凌寒突然喉头一紧。

“宫总?”林安然的小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他跑神不要紧,重要的是她的脚还挂在他肩上,很难受好不好。

“咳咳!”宫凌寒清了两声嗓子,脸色变得一本正经。身子后撤两步,放开了她。

林安然没管他,活动着自己有些酸痛的双腿。心想,计划泡汤了,她怎么样才能说服他废除不平等条约呢?

“宫总,我等会儿能不能回趟家啊?我上有八十岁老父,一想起要他孤身一人呆在家我的心就痛苦难耐。”林安然抚着胸膛,小脸皱成一团。

“那就别想。”宫凌寒默默看了她一眼,借口也不编的像话一点。

“宫凌寒,你做事不能这么不厚道啊!你是请我来做教练的,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这是非法拘禁,是犯法的,我可以告你的。”林安然炸毛了,给他三分颜色,他就要开染坊还要往自己头上泼盆绿,简直欺人太甚。

“你签了协议,违约要赔钱,我也是为你着想。”宫凌寒回眸一笑,甩起外套搭在肩上,迈着修长的腿走出了训练室。然后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对宫八宝说:“以后叫林教练阿姨,不准再叫姐姐。”

“你……”简直欺人太甚,她才二十五岁好吧。

收拾了扰乱自己一整天的小妖精,宫凌寒心情前所未有地舒畅。佣人们一个个目瞪口呆,觉得自己的老板是不是失心疯了?

林安然颓然地坐在地面地软垫上,都怪自己太蠢,既贪财、又胆小,才上了宫凌寒地当,签了一份不平等条约。现在她可算是走投无路了。

老爹一个人在家,他一定坐在客厅地沙发上等着自己。为了省电,他一定没开灯。清冷地月光透过玻璃洒进室内,照在她沧桑地脸上,此时门口传来窸窸窣窣地声音……林安然猛地一惊,不敢再想。

“姐姐……不,阿姨。今天爸爸和你在一起笑了好多次,他一定很喜欢你。他刚刚可不是在欺负你哦!要是爸爸也这么喜欢我就好了。”见宫凌寒离开,宫八宝连忙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跑到林安然身边,小手握住她的手。

林安然的手心处传来一片温暖,宫八宝小小的,软软的手掌握着自己的手。一股热流涌上她心头,还带着一股察觉不出地酸涩,她皱着眉问:“八宝,你爸爸平时不笑的么?”

宫八宝抬着头思考,想了半天。“我不知道,但爸爸从来不对我笑。”

话说完,宫八宝地小脑袋便垂了下去。宫凌寒是个工作狂,其实宫八宝一年也见不到他几次。每次见到他,他都是板着脸,冷漠地看他的一眼就算了。所以,宫八宝一直觉得爸爸不喜欢他。

察觉他语气中的失落,林安然看着宫八宝失落地样子,心头一酸,把他抱进自己怀里,可怜地孩子。

“你爸爸一定是爱你的,只是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而已。”林安然抱紧他,希望温暖他的失落。看来,她得找宫凌寒谈谈,商量一下八宝的教育大计。

跆拳道课结束后,林安然去找宫凌寒。佣人却堵住她不准许她上三楼。

“不上就不上,那请你把他叫下来。”

佣人摇了摇头。

“哼!”自私冷酷又专横地宫凌寒,林安然铁着脸站在原地。她就站在这儿等着,她就不相信他不下楼。

看着她那倔强地模样,佣人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宫少休息时是不允许任何人打扰的,小少爷新来的教练不懂规矩,估计她站到明天宫少上班的时候才能等到他。

林安然却不这么想。她奉行地政策就是山不过来,她就过去,她才不会站在这傻等。

看着佣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林安然猫着腰偷偷地溜到了三楼。

本来以为她的房间已经够大了,谁知道整个三楼都是宫凌寒地卧室。林安然啧啧赞叹,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宫总,您在么?”林安然声音下意识地就轻了起来,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答,门却开了一条缝。

门没锁?林安然疑惑地看着门缝,要不,她溜进去看看?三层楼这么大,说不定他在某个地方干什么,没有听到她的敲门声。

心里这样想着,林安然已经径直推开了门。很奇怪,宫凌寒地卧室布置的很简单。不过一张床,两张桌,桌子上还放着玫瑰,一架书……还有传来流水声音地浴室。

“他在洗澡”林安然地脸倏地红透了。心里说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地。连忙往外走。

宫凌寒地听觉一向敏锐,早就听见了她的脚步声。他从来不允许其他人进自己地卧室,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好像这里本来还住着另外一个。所以他的房间都是自己打扫的,连佣人也不能进去。

摇了摇头,宫凌寒又笑自己想的太多。这是他的房间,怎么会有另外一个人。不过,林安然进他的房间,他却提不起任何气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