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4章 教训

银眸 | 发布时间:2020-10-19 06:49:18 | 阅读次数:26363

塑胶球场上,陆骁不动声色的将局促不安的唐妙彤护在身后,眉头轻挑的望着远处打电话的沈芸菲。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倍感一丝凄凉,的确现下校园里也并不一片净土啊!但是,没容他此刻,他的内心感到一丝悲凉,看来眼下校园里也并非一片净土啊!。...

塑胶球场上,陆骁不动声色的将局促不安的唐妙彤护在身后,眉头轻挑的看着远处打电话的沈芸菲。

此刻,他的内心感到一丝悲凉,看来眼下校园里也并非一片净土啊!

不过,没容他多想,在沈芸菲挂了电话没多久,转眼的功夫便听到校门口传来一阵喧嚣声,两辆金杯车不顾保安的阻拦,强行开了进来。

嘎吱一声轻响,两辆金杯车一前一后的停在了操场边上,当所有学生看到这两辆车时,不禁面露惊恐之色。

就连唐妙彤在看清车牌后,也忍不住拽了拽陆骁的衣袖,低声耳语道:“这两张车牌我听同事们说起过,好像是附近一些无所事事的人……”

“别怕!这里毕竟是学校,他不敢怎么样的……”

不过,陆骁话没说完,他瞬间愣住了,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些人竟然在高校之中如此嚣张!

只见,两辆金杯车的车门拉开之后,纷纷跳下一群半裸着上身的寸头青年,他们手上倒提着各色棍棒,脚下迈着八字步走了过来。

“你他妈的就是那个挡我财路的老师?”当中一个青年凑上前来,撩开墨镜斜眼瞅了瞅。

“大鹏哥,没错!就是她!”沈芸菲眼见靠山来了,当即也更加胆气十足地指认道。

见此情景,许大鹏嘿嘿猥琐一笑,伸手拨开沈芸菲的手指,上前一步道:“我听说老妹儿还是个初?要不要哥找个地方给你上上课啊?讲艺术你是老师,但讲人体,我也是专家啊!老子十五岁……”

话音未落,许大鹏猛地感到眼前一黑,顿时看到一个精壮的青年挡在了他的面前,并且露出整齐的一排牙齿森然冷笑道:“我说大鸟同志,虽说你这胸口上的大麻雀画的挺有个性的,但是这里是学校,麻烦你把嘴巴放干净点……”

闻言,许大鹏先是微微一愣,或许是已经很久没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了,不过随后他转念一想起沈芸菲在电话提到的这个男人的身份,当即也就释然了,而且还带着几分促狭的哑然失笑道:“想必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搏击教练吧?

呵呵……不错!有那么一股子虎气,不过啊!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当年要不是因为打黑拳被武术协会开除,老子拿全国冠军了!”

“我管你什么冠军,我只知道一点,学校的事情由学校自己处理,轮不到你们这些社会闲杂人员插手!”陆骁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反倒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的进一步挑衅道。

一听这话,许大鹏眉峰抖了两下,皮笑肉不笑的回头张望一番,随即边走边说道:“看来你小子是不姓邪啊!”

话音刚落,许大鹏抬手猛地夺过小弟手里的长钢管,回身便是一记劈刺,宛如狂蟒出洞一般,端的是气势磅礴。

陆骁虽说作为军中精锐,什么格斗场面没见过,但在眼前这个混混猝然间腰板一挺,耍出一套霸王枪后,他确实有些惊艳到了。

随即,陆骁本能地抽身后退,接连避过其毒蛇吐信般四五下突刺后,猛地一眼瞄到了旁边放训练装备的大箩筐,飞腿一记魁星踢斗,刷的一下将满筐拳套踢向许大鹏。

这一踢不要紧,当即惊的许大鹏连忙收枪回守,噼里啪啦的四下将拳套击飞了出去,不过没容他松口气,忽然看到陆骁骤然身形暴动,呼吸间已然揉身贴了上来。

瞬息之间遭此大变,许大鹏在惊魂未定之余只得本能后退,然而谁曾料到,陆骁等的就是机会,当即飞身上前,在就地翻滚之后,猛地抽出腰间皮带闪电般的抽向许大鹏的眼睛。

许大鹏眼见陆骁出手如此狠辣,压根不敢托大,只得歪头硬抗,谁知啪的一声脆响之后,许大鹏的腮帮子被抽了个结结实实,伴随着几颗碎牙的脱落,他人也斜斜的被抽飞了出去。

见此情景,四周原本早已按捺不住的一帮人顿时叫嚣着一拥而上了,陆骁唯恐唐妙彤在混乱之中受伤,随即飞身退到其身边,一手搂住其纤纤细腰,转身便与混混们恶战起来。

一根特制牛皮武装带到陆骁的手中,仿佛是活过来一般,时而蜻蜓点水逐个点名,时而蛟龙摆尾呼的一下扫倒一大片。

不过,正当他打算一路护着唐妙彤突围出去时,刹那间他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因为他的余光读到了唐妙彤忽然展露出的惊恐!

这种恐惧是人类瞳孔放大到极点的心惊,也是仿佛看到死亡阴影的预警!

陆骁一见唐妙彤的反应,当即瞬息之间便已反应过来,沉腰拧胯,猛提丹气间,便是回身一记格斗中的鳄鱼摆尾。

“啪!”

一声脆响,陆骁迅猛如电的右腿狠狠抽在许大鹏的头上,转眼便将其踹翻了在地。

与此同时,陆骁也总算看清了,原来是手中正握着一把明晃晃蝴蝶刀的许大鹏。

不过,没容陆骁多想,抗击打能力变态的许大鹏再次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并且趁机潜身便是一阵勾、抹、突刺!

陆骁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练家子竟然如此毒辣,脑部受损失去平衡感的情况下竟然还不忘持刀搏杀!

不过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作为龙影培养出来的特战精英,看着眼前诡异的刀锋行进路线,不知已经练过多少遍空手夺白刃的陆骁忽然瞧准时机,本能的探爪而出,呼吸间便已劈手将对方的手腕扣住。

不待对方愣神反应过来,陆骁嗖的一下捏住对方手骨反转刀柄,噗嗤一下刺在右大腿上。

许大鹏吃痛之下,踉踉跄跄的往后倒退数步,不过因为平衡关系,最终还是闷声栽倒在地。

“这次只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放了点血,但没伤到骨头,回去乖乖躺几个月吧……嘿嘿!”

陆骁拍了拍手,风轻云淡的冲着许大鹏森然一笑。

许大鹏见状,吓的犹如活见鬼一般挣扎着就让众小弟扶他起来,仓皇间,他面对着陆骁人畜无害的笑容,当即咬牙愤恨道:“我们走!”

陆骁颇为好笑的看着这群狼狈离去的众人,有感于看似霸道的许大鹏结果临走时连半句狠话都不曾敢撂下,随即噗嗤一声,嘴角有些不屑的笑了笑。

“别掉以轻心!这个叫大鹏哥的人是洗浴城老板的头号马仔,你把他的狗打了,恐怖人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唐妙彤眼看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深感已经无法收拾的她不由的拽了拽陆骁的衣袖,面露忧色道。

不过,谁料陆骁压根没将眼前之事放在心上,转身扫了一眼已经对他又敬又畏的学生们,随即拿出部队训话的架势骤然下令道:“集合!开始上课!”

……

云修山大雄宝殿,香烛闪烁、烟雾缭绕间,龙震霆正虔诚的鞠躬上香,看起来似乎是在焚香祷告。

“龙爷,已经打探清楚了,这小子目前在美院里当临聘教练,而且还因为帮一位女老师出头,把鲍老二的手下给打伤了!”

说话间,花臂纹身青年步履匆匆的走到龙震霆身边耳语道。

一听这话,龙震霆不禁目放精光,转头阴恻侧的笑道:“没想到这小子挺能惹事啊!花斑虎,你通知鲍老二让他设个局,就说这事我会支持他,你趁机去把桃子摘了!”

傍晚时分,将唐妙彤所负责的所有班级轮训一圈后,陆骁慵懒的斜躺在沙发上,就着橘黄色的小台灯,打开神秘的黑色笔记本,再次皱眉细看起来。

不过,看到忘我处,陆骁权且将这里当成了自己在龙影的地盘,顺势双脚高高翘起,舒服惬意的搭在某个雕塑的双肩上。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陆骁越看这些花花绿绿的生肖图,他越发觉得奇怪,说是画吧?

这线条根本没有一点笔走龙蛇的美感,反倒是有种为了表现什么而刻意为之的感觉,然而这种感觉自己却感到很熟悉,也很亲切,就像经常见到一样!

奇怪!这究竟会是什么呢?陆骁眉头快拧成麻花般,合上本子陷入了沉思……

“哎!我说……你倒是挺会享受的啊?快把你那俩爪子给我拿下来!”

唐妙彤端着两份牛排刚一进屋,忽然瞥到眼前的一幕,当即有些心疼作品的娇嗔道。

闻到牛排香味的陆骁当即一跃而起,抛下手中笔记本的一瞬间,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接过餐盘,大大咧咧的往露台旁的餐桌走去。

“嘿!你这人……饿死鬼投胎啊!”唐妙彤哭笑不得的看着陆骁的厚脸皮,随即无奈的摇着头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科罗娜啤酒出来,边开盖边切块青柠插在瓶口上递给陆骁道:“家里红酒喝光了,就只有别人送给外国啤酒了,看你喝的惯不?”

陆骁挑起餐盘里的意面嚼了嚼,随即倒满一杯啤酒一饮而尽道:“其实这酒给我的印象不错,我以前在非洲执行任务的时候常……”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