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2章 怎知佳人一往情深

勇不止步 | 发布时间:2020-10-18 | 阅读次数:13894

“我,我叫顾胧月。”小女孩眼眶中的泪水在不停地打转儿,许是长时期受被虐待的原因,敢哭出声来,只好忍着着。顾北辰神情错愕,耳边如同响了了几道惊雷,轰得一声,震得他浑身小女孩眼眶中的泪水在不停打转,许是长期受到虐待的原因,不敢哭出声来,只得强忍着。。...

“我,我叫顾胧月。”

小女孩眼眶中的泪水在不停打转,许是长期受到虐待的原因,不敢哭出声来,只得强忍着。

顾北辰神情错愕,耳边犹如响起了一道惊雷,轰得一声,震得他浑身汗毛竖起。

“你姓顾?!”

小女孩咬着嘴唇,说道,“这是妈妈给我取的名字。”

顾北辰心跳停了半拍,脑海里想起档案上的内容。

四年前,也就是自己被徐父逼迫离开以后,徐若梦和邹成订婚。

原本他们订在年中结婚,却不知因何事,婚期推迟一年。

之后,徐若梦几乎足不出门,将近七八个月后,街坊附近传来徐若梦生孩子的风言风语。

而算算时间,结合眼前小女孩的年龄,和自己离开那会的时间相吻合。

其中,有一件事只有自己知道,那就是自己离开前,他和徐若梦发生了关系。

这样一捋,难道那唯一一次发生的关系,就中了奖么?

顾北辰的神情顿时激动起来,他仔细地打量着小女孩,却发现,小女孩的眉宇间的确和他有七八分相似。

更重要的是,随着他拉起小女孩的手,那一丝血缘上的熟悉的感觉便漫上心头。

倘若这个孩子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那自己欠若梦的,恐怕再也还不清了!

向战站在一旁,眼神有些诧异,他还是头一次看见将军激动不已的表情,往常的将军,都是面无表情,犹如铁面阎王。

顾北辰不动声色地取了小女孩一根头发,随后对向战说道,“拿去和我的基因一起鉴定,务必要最精准。”

向战没有多问,立即返回军车。

这时,房间里,一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月月,阿姨给你做了小饼干,快来尝尝……”

妇女抬起头,看着顾北辰,顿时手中的饼干掉了一地,语气颤抖地说,“你,你是顾,顾北辰?”

顾北辰定睛一看,眼神闪过一丝惊讶,“张婶?”

当年顾北辰和徐若梦偷偷在一起,为避免发现,徐若梦的保姆张婶出了不少力。

“你真是顾北辰!”

便见张婶快步过来,眼泪如涌泉,对着顾胧月说道,“月月啊,你,你爸爸回来了。”

小女孩抬起头,茫然地看着顾北辰。

顾北辰心一酸,冷血无情的帝神,在这一刻突然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眶。

张婶抱起顾胧月,对顾北辰说道,“你啊,你可算回来了,你可知道小姐她……”

“我都知道,怪我没有好好保护好她。”顾北辰满是愧疚地说道。

张婶深深地叹气,声音哽咽地说,“小姐为了生下你的孩子,以死想逼,最后家主不得不妥协,让小姐生下了月月,但谁知道,后来一场大火,生生把徐家给烧没了,我当时在照顾月月,拼了老命才带着她出来,后来才得知这场大火是小姐的未婚夫设计,我本想带着月月出现,但想到孩子一直是个秘密,说出去没人肯信,反倒会招致邹成的迫害,所以一直躲躲藏藏,来到了这里。”

这时,倒在地上不远处的男人捂着手骂道,“好啊,贱人,原来你们认识!”

顾北辰眉头微微一皱。

张婶叹了口气,无奈地解释道,“我带着孩子没有去处,就找了个男人一起过,哪知道他脾气差还好赌,孩子在这没少受委屈,也怪我,认人不清……”

“好啊,贱人,和别人合起伙儿来整我?你给我等着,等我起来就收拾你!”男人恶狠狠地叫道。

门口处,向战拿着一张纸风风火火地走来。

“将军,结果快速出来了,匹配率99.9%……”向战压低声音说道。

顾北辰心脏猛地一挑,虽然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但亲耳听到还是让他激动不已。

孩子!

这是他的亲生孩子!!

他竟然当爸爸了。

顾北辰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差一点,自己就误会女儿是那贼子的骨肉。

差一点,他就要永远误会若梦!

一丝懊恼的情绪从他心底钻出。

就在这时,中年男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受伤的手被包扎好,另一只手拿起旁边的锄头,狠狠地劈向张婶。

便见他凶光一露,吼道。

“贱人,去死!”

顾北辰眼中寒光一闪,手掌迅速地挥向空中。

重劈下来的锄头被顾北辰稳稳当当的抓在手里。

中年男人瞳孔一缩,便仿佛看见了一名从血海炼狱中走出去的冷酷无情的死神。

霎时间,天地仿佛变色,神佛似被触怒。

“啪”得一声,锄头像薯片一样被眼前的男人轻易折成两半,随后揉搓在手中,像撵面粉一般,一点点落到地上。

中年男人顿时吓得愣在原地,眼珠子仿佛要被瞪出来,心跳快到要爆炸一般。

这,这还是人吗?

他怎么惹上了这样一个杀神。

裤子底下,一股凉嗖嗖的感觉传来。

中年男人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尿了出来。

本能的咽了咽口水,中年男人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位大,大哥,我,我错了!”

顾北辰脸上掠过一丝冷意,面无表情地问道,“听起你虐待我女儿?”

中年男人心头“咯噔”一声,一丝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浮现。

他艰难地笑了笑,小声问道,“大,大哥,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女儿在我这花我的钱,住我的房,好好的吃好好的生活,可不能冤枉我啊,要不是我当年收留,你女儿指不定在哪大街上流浪,您可不能错怪好人啊!”

“哦?是吗?”

“这么说,顾某可还得感谢你?”

顾北辰语气平淡的说着。

这时,向战悄悄往后走了几步,依照他对将军的了解。

越是风平浪静的样子,越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身为华夏唯一的守护神,以一己之力碾压同地位的八大守护神,帝神从来不会浪费多余的表情在敌人身上。

而一旦被帝神认做敌人,纵然你如何辩解,下场都是死路一条。

所以,中年男人,完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