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2章 记住,我是宋青云

薄荷小姐 | 发布时间:2020-10-18 | 阅读次数:29863

十里香酒吧。来这儿的人,多数都是一些自由的的音乐家或是清闲的大学生。耳边传来的是小提琴弹奏的声音,随之而来着歌手嘶哑深情的吟唱,舞池内的更年轻男女都随着音乐慢慢的的扭动身体着来这儿的人,多数都是一些自由的音乐家或者闲散的大学生。。...

十里香酒吧。

来这儿的人,多数都是一些自由的音乐家或者闲散的大学生。

耳边传来的是小提琴演奏的声音,伴随着歌手沙哑深情的吟唱,舞池内的年轻男女都随着音乐慢慢的扭动着身姿。

孟云遥身心俱疲的靠在一方小沙发上,她面前的水晶圆桌上,堆满了空酒瓶,而孟云遥却是觉得怎么也喝不够似的,还一直往嘴里灌着酒。

没有人知道,江安对于孟云遥有多么重要。

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在努力的保下她之后就撒手人寰了。后来父亲再娶,继母阳奉阴违讨得父亲喜爱,生下继妹,私下里对她更是冷嘲热讽。

而她的父亲,在乎的只有他的权势,这么多年以来,对她从来没有过半分关心。

孟云遥很清楚,她极其厌倦这样虚假的生活,更厌倦这个让人不得安宁的家庭。

在遇到江安之前,孟云遥从未奢望过能得到幸福。她唯一祈求的,不过是平静的生活。

但是,江安出现了。

相识七年,江安用了整整四年打开她从未有过波澜的内心,给了她从所未有过的温暖。

而她,心心念念的爱着江安,思及一生。却不曾想到,江安会是一个虚伪至此的人。

又是一瓶喝完,孟云遥眼瞧着桌上没有酒了,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打算离开,一个不稳却是跌进了一个怀抱,她本能的缩紧胳膊,不让自己再下滑。

宋青云怔忪了一下,看着这个撞进他怀里的女孩,却是心下一动。

她一袭纯白色的丝绸面料连衣裙,外面搭了一件浅色的针织开衫,长发缠绕在身前身后,蝶翼般动人的睫毛下一双水眸朦胧着,清丽精致的五官似被一笔一笔专心绘出,现在紧抱着他的小身子软软糯糯的,潮 红着脸蛋,看上去醉的不轻。

“为什么,最后都要抛下我?”女孩哽咽的声音轻轻软软的落在宋青云耳边,那么绝望,那么无助,倏然的像是闯进了宋青云的心里边。

宋青云看了一眼酒吧形形色色的人群,再垂眸看向怀里似是独自一人在这买醉的女孩,眉头轻微蹙起,深黑通透的眼眸里划过一丝不满,语调沉沉道:“跟我走吗?”

清凉悦耳的男声虽然是在询问,言语里却是充满着不容置疑。

看她已经连站都站不稳,像是睡着了一般的恬静温软。宋青云抿着唇不出声,拿了她的手机,直接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出了酒吧,放进了自己的车座里。

七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宋青云蹙着眉头,微蜷着身子窝在他怀里的女孩迟迟不肯放手,他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狠不下心来推开她。

女孩轻轻的啜泣声还在持续,堵的宋青云心口紧缩了好几分,只想把那惹哭她的人找出来给收拾了。

“我好难受,头疼。”她的声音小小的,带着未知的迷恋。

宋青云还来不及出声,她已经忽然的转过头来,准确无误的覆上他的唇瓣。

只一瞬的愣神,女孩缠 绵而灼烫的吻挑起了他身体最原始的欲 望,几乎让他招架不住。

回过神来,宋青云只觉得自己心里好像崩断了一根弦。

他喉头耸 动,握着她肩膀的一只手微微用力,顺手将女孩覆在床上,更激烈的回应过去。

唇齿间酒香甘冽,宋青云很容易就撬开她的牙关,滑了进去。也许是她口腔里的酒气太浓,宋青云觉得自己也有点醉。

纠缠的久了,两人的气息都已紊乱。

女孩声音软软的“唔”了一声,轻软又迷人,却倏然间点燃了他心里所有的蠢蠢欲动。

第一次这样的属意一个女人,宋青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世上有这样的一种情绪,真的会让人气血翻涌,浑身的血液都沸腾逆流。

沿着她额头一直吻下去,宋青云呼吸粗重的喘了两下,大脑有片刻的失神,声音沙哑温柔的向着她耳边问:“知道我是谁吗?”

她白嫩干净的一张脸酡 红滚烫如火烧,柔软的长长的黑发如海藻一般在他手臂中铺开,温温软软的小身子紧紧贴着他,柔若无骨的双手无意识的在他身上四处游走。

宋青云浑身一颤,看着怀里不知道自己在点火的小女人,心软的一塌糊涂。

他干燥略带薄茧的手掌下意识就落到了她身前,沿着她白瓷般柔嫩细腻的肌肤游走,将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剥落。

怀里的女孩突然瑟缩一下,唇齿间溢出破碎的音节。

宋青云所有压抑的渴望都在这一刻爆发,凑过去亲吻她似乎泛起水光的眸子,声音满含情 欲的辗转在她耳边:“记住,我是宋青云。”

……

疼!疼,逐渐肆虐全身,孟云遥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仿佛都支离破碎。

慢慢转醒,她躺在松软的床上,脑海里还是一片迷蒙,竟不知身在何处?

似乎意识到什么,孟云遥心肝不由的一下子揪紧,她忐忑不安的掀起被子,看到床单上一抹静静绽放的红,红的让她心头一颤。

她的初次,就这样没了。

孟云遥大而黑亮的眼睛里尽是说不清的神色。忽又觉得眼眶发热,偏生心里七上八下,复杂难安。

孟云遥裹着被单有些困难的下了床,可是,刚颤颤巍巍的站在地上,就“啊……”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双腿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狼狈的倒了下去,双手艰难的撑着地面……

孟云遥只觉得她的腿酸痛而无力,稍稍一动,就牵扯出私 处强烈的不适感。

这时,洗手间里响起哗哗的水声。

孟云遥心里顿时一阵慌乱,那个男人还在,可她现在又要如何面对他?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孟云遥已然忘了身体的不适,她胡乱套上散落的衣裙,就这么落荒而逃了。

在她走后,浴室门被打开,男人身上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闲散而出,他看着大开的房门,又看了看大床上那一抹妖冶的罂粟花,嘴角勾起一抹难明的笑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