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楼上的声音 终

微听.QD | 发布时间:2020-10-18 10:17:41 | 阅读次数:1601

涌出来一股情绪,突然间倍感很哀伤。  为什么呢?  我低下头望着自己放到胸前的双手,越看越会觉得很陌生,这但是我自己的手吗?我也不是了死了吗?但是说,我更本就也不是我自己,不是另外一个人?  “沙沙~~~”床上突然传闻一阵摩擦声,我下意识抬起头,看见了床上的尸体在燥热的空气之中长期暴露,腐烂的气味让人作呕,尸体旁边的苍蝇嗡嗡作响,让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江城的天气在临近高考的日子热的出奇,即使是在交通发达的市中心,人们都能够听得到知了烦躁的叫声。

  床上的尸体在燥热的空气之中长期暴露,腐烂的气味让人作呕,尸体旁边的苍蝇嗡嗡作响,让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老人脸上挂着泪珠,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会这样伤心,如果床上躺的尸体真是我自己,那最伤心的人该是我,而不是那个仅仅与我见面才几次的老人。

  老人现在仍然用他那哀伤的眼神看着我,不知为何,我心里也无名涌出一股情绪,突然间感到很悲伤。

  为什么呢?

  我低头看着自己放在胸前的双手,越看越觉得陌生,这还是我自己的手吗?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还是说,我根本就不是我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

  “沙沙~~~”床上突然传出一阵摩擦声,我下意识抬头,看见一个满脸白骨,已经完全看不出面部的尸体,姿态诡异地站在了床上。尸体表面只剩下一张黏在骨头上的人皮,但我还是能看清,他在对我笑!

  在学校的一处草坪上,我和杨柳,正坐在地上吃冰激凌解热。

  “哈哈哈。。。”杨柳坐在常青树旁边的草坪上,将刚吃进嘴里的冰激凌一口喷了出来,笑道,“他们就因为这件事一整天不肯理你?”

  “对啊!”我无奈道,“他们那群人不是常说自己胆子怎么大嘛?我就是故意吓唬吓唬他们,谁知道就成这样了?”

  “话说那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杨柳张开自己的小嘴,猛地一口将剩下不多的冰激凌吞了下去,满嘴是奶油。她用手在嘴上随便擦了下,走过去将包装盒丢进旁边不远处的里垃圾箱里,然后再回来坐在我旁边,小眼睛闪烁不定问道,“你不会真的死了吧?小气鬼!”

  “王灿!王灿!”我感觉到有人在我脸上挠,痒痒的,就像以前家里的小花猫在舔自己的脸一样舒服,我缓缓睁开眼睛,没想到一张不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脸,突然摆在我面前。

  “刘老师?”我习惯地喊道,心想自己已经上西天了吗?居然这么有缘碰见熟人了?

  “你醒了?”刘老师看着我醒来,脸色缓了过来道,“你这么在自己家中暑了?害得陈雨都担心死了?要不是她打电话给我别人都还不知道呢!”

  “中暑?”我突然想起,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哪跟哪啊?

  看着眼前熟悉的事物,我心想自己怎么躺在自己寝室里的床上?刚才的老人呢?

  门外传来一阵轻松的脚步声,我看到陈雨满头是汗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袋子水果,看到我后笑道,“你这个不爱吃水果的性格真是难改啊!”

  她不是在医院吗?我心里疑惑。

  我觉得事情超出了我的想象,一定要去问问所有事情的关键人物。我从床上一下蹦起来,却摔了踉跄,被反应迅速的陈雨堪堪扶住。

  “妈的!”我暗骂了一句,感觉头好晕,看来是真中暑了!

  “你生病了还这么有精神,看来是不用担心你了。”刘老师从凳子起来,站着对我说道,“那我就先走了,不用送了,你们俩要注意身体,迎接一个月以后的高考啊!”

  “再见,刘老师!”我说道。

  “恩!”刘老师点头示意道。

  说完刘老师就替我把门关好,自己静静离开下楼了。

  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

  我想起刚才刘老师对我说的话,但就是觉察不出哪里出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放个假都这样,看来你真的是不想在我这混了。”陈雨对我打趣道。

  “放假?”我突然意识到,“后天不就要高考了吗?”

  陈雨将水果从塑料袋里拿出来的动作一僵,回头像看个精神病一样盯着我,“你不会是脑子中暑了吧?今天不是五一节假期的头一天吗?”

  我脑子里面灵光一闪,看着桌子上的电子日历器,上面确实显示着五月一号,顾不及别的什么,我连鞋都没穿,直接跑到楼上去,拼命敲老人的房门。

  老人的门不像往常一般为我打开,反而紧锁,我把耳边趴在门上仔细听里面的动作,却一点声音也没听见。

  难道出去了?

  我赶紧往回跑下楼梯,险些滑到,这才注意到脚上没有穿鞋。

  “你要干什么?”陈雨这时从我寝室里出来,看见我问道,“什么事这么急?我帮你去问问。”

  “来不及了吗?”我自言自语道。

  想到老人在这里住了不少年,房东应该知道他习惯去的地方,我赶紧跑到一楼里房东的房间,看到女主人恰好准备出门,我上前拦住她道,“房东,你知不知道四楼靠东边那个房间的老人去哪了?就是我楼上的那家。”

  女房东是一个典型的城市妇女,现在正穿着赶上潮流的服装,看来是去戳牌或者是逛街,她看了看我,表情很奇怪,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番,对我白眼说道,“有毛病!”

  女房东撂下一句话,没有理我,关上房门直接走到大门口想要出去,我搞不懂房东的意思,心道有什么事可以直说啊,何必这样对人?而且女房东平时也是个很面的人,不会说这种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抢先一步堵在大门口,语气尽量保持和善说道,“我碰见麻烦了,您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个老人平时都爱去什么地方?我必须要找到他。”

  房东看到我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语气低沉道,“你找他有什么事?”

  我一听房东的语气,心想那个老头不会是欠他房租吧?语气这么差。

  “额,一点私事,但事关重大,我必须要找到他。”我不敢将最近的事告诉别人,只能搪塞。

  “你没有和我开玩笑吧?”房东表情严肃道,“你说你见过四楼那个老人?”

  “对啊!”我说道,“就昨天的事。”

  “那你跟我进来。”房东转身,从腰间取出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门,对我招手说道,“你过来一下。”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慢慢走了过去,她将我领进里屋,指着角落里的一张桌子问道,“你说的是那个人吗?”

  我顺手看去,发现桌子上有一个黑色的相框,里面装着黑白色的照片,那是一张遗照,里面的人我认得,正是那个满脸皱纹可怕的老人。

  照片里面的老人眼神很慈祥,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恶意。

  “你确定看到的是这个老人吗?”房东这时问道,我反而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那是我亲爹,很早就和妈离婚了。”房东坐在床上,若有深意地对我说道,“他十年前就去了,走的时候我没哭,因为是他将我们母子俩先抛弃的。没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这十年我几乎没和他说话,可能是他是想回来看看吧!”

  “我也相信你没骗我,因为这附近知道老头子的人很少。”房东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包黄鹤楼,点了一根含在嘴里,喷出一大口浓烟,淡淡道,“老头子和你都说了些什么?”

  我突然想起老人最后看我流泪的情形,突然明白他为什么每次和我说话都聊不上几句就走了,而且我也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伤心了。

  “他说,他想和人聊聊天。”

  “哦。。。”

  树上的知了燥热的不行,发出阵阵响亮的叫声,为坐在树下的对对情侣添了不少情趣。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杨柳用她那小眼睛瞪着我说道。

  “额,记不太清了,现在我连那个老人的样子都很模糊了。”我努力回忆道,“就当是一场梦吧!”

  “诶诶,话说你那个弹珠声音是怎么弄出来的?”杨柳像个好奇心重的小孩子,抓着我的胳膊问道,“你不会真能预感到吧?”

  “我还想呢!”我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立马一道清脆弹珠落地的声音传来。

  “难道你忘了我有两部手机?”我从口袋掏出另一个很少用到的手机,上面正显示着我的来电。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