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楼上的声音 四

微听.QD | 发布时间:2020-10-18 10:17:41 | 阅读次数:7176

公路跑过去的和她碰头。  突然我左手边一阵强光照来,我反应时快,急速朝后退却,一辆出租车从我身边擦过。  “草,特别注意着点!”司机放慢速度车速,朝我吼道。  “当心!”在街对面的陈雨看见了我这样,朝我这边走来。  “切记!”我心里急得不行啊,朝她跑去。妈的!为什么会这样?。...

  想到这里,我的酒劲马上就过了,拼尽全力朝陈雨家方向跑去,想到最坏的结果,我的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妈的!为什么会这样?

  现在陈雨应该快到家了,我一路狂奔,想要阻止悲剧的发生。

  找到了!

  当我我跑到学校附近的时候,正好看到陈雨一个人在公路边走着,我朝她喊道,“陈雨!”

  她一愣,回头发现是我后,笑着喊道,“什么事啊?这么晚了。”

  “不要动!”我想到她现在那个方位,总不会出什么事,连忙穿过公路跑过去和她碰面。

  突然我左手边一阵强光照来,我反应快,急速朝后退去,一辆出租车从我身边擦过。

  “草,注意着点!”司机放慢车速,朝我吼道。

  “小心!”在街对面的陈雨看见我这样,朝我这边走来。

  “不要!”我心里急得不行,朝她跑去。

  “吱呀~~~”一个摩托车急速开过,没作任何停留,但陈雨却躺在了地上。

  看到这个情景,我脑子整个都懵了,全身抑制不住地发抖。我一步一步朝倒在地上的陈雨走去,发现她脸色苍白,却眉头紧蹙。

  还活着!

  我一把将她抱起来,看见刚才险些撞到我的出租车还在,一头钻进了车中。

  “快点!市人民医院!”我对司机说道。

  “好的。”司机反映很快,连忙拿着对讲机说明情况,我们一路畅通,很快就到了医院。

  交了钱,陈雨很快被送上手术台,我坐在走廊里的座椅上,心里很不是滋味。

  为什么这次没有造成死亡的伤害?难道说我已经改变了陈雨本该死去的结局,那我会不会有什么报应?不过即使有什么报应也值了,至少我救了一条人命。

  我仔细分析着最近的事情,觉得很离奇,为什么是我身边的人出事?而且我还能提前预知?虽然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近来发生的事却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内,怎么都那么巧合?难道这就是知晓天机的人所得到的惩罚?那为什么不直接将我抹掉?这样岂不是更直接?

  “啊~~~~”一想到这些,我就满脑子疑问,索性不再去想。

  很快,一位中年妇女急忙赶了过来,我认得,那是陈雨的母亲。

  我站起来说道,“陈雨在手术室里面。”

  她似乎记得我,说道,“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只吃顿饭吗?怎么搞成这样了?”

  我被问得说不出话来,她也没再为难我,而是走到手术室门前徘徊,等待着结果。

  看着陈雨的母亲过来,我也放心不少,整个人一下子放松,眼皮开始打架,困意也一下袭来。

  现在已经很晚了,凌晨一点多钟,我走在路上,想赶回寝室睡觉,现在很多人家都熄灯了,只剩下大街上的路灯还亮着。

  我回到寝室要经过几条黑黢黢的巷子,平时放学人多,不感觉怎么样,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反倒觉得阴森的很。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我打了一个哆嗦,埋头就跑。

  在跑的过程中,我看见一个人影在路口站着。这么晚了,出来干什么?

  那是个大概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现在正堵在我必须要经过的路口,他拿着个东西在嘴里鼓捣什么。我走上前去,那个小孩没有发现我,挡着我的道。

  我说道,“不好意思,接过。”

  他好像没听到我说话,继续拿着个东西在鼓捣他的嘴。

  “你在干什么啊?”我见他没有反应,问道。

  “刷牙。”小孩模糊说道。

  这时我才发现他手上拿着一根牙刷,正用力刷着,但没有一点泡沫。

  “刷的什么牙啊?”我嘟哝,心道连牙膏都没挤,而且深更半夜跑出来这样还不得吓死人。

  “你看我刷的什么牙?”那个小孩突然转过身子对着我裂开嘴,他的嘴张的很大,最后连脸皮都被撕破,从中露出一张血盆大嘴,里面什么都没有,更恐怖的是,他的嘴里开始吐出弹珠,弹珠从他喉咙不停弹出,像吹泡泡一样,连续不断地从嘴里喷出。

  弹珠是血红色的!

  “醒醒!喂喂喂,小伙子快醒醒!”我努力睁开眼睛,一张陌生年轻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

  “怎么睡这里了?”穿着粉色装的年轻护士拍着我的肩膀,询问我。

  “不好意思啊。”我撑起身子,感觉脖子酸的要命,我揉了揉脖子道,“我朋友在做手术,不小心就睡着了。”

  我谢过护士,起身到前台查到陈雨的病房。虽然不是我的错,但心里却是很愧疚于陈雨,走到门前透过门上的小窗,我看见陈雨的母亲正坐在里面,在陈雨的床边趴着睡着了。

  看外面的阳光,估计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我不忍心打扰她们,拖着累的不行的身子想赶快回去补一觉。

  我打开房门,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那味道很古怪,像是东西放久了发出的臭味。虽然现在是中午,但我因为昨晚没有回来,所以窗帘一直是关上的,屋子里很暗,我打开灯想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我屋里放了什么东西整我。

  日光灯‘啪’的一声打开,房间里事物全部一览无余,我当时就被吓了一跳。

  “您在我房间里干什么?”我看着背对我躲在角落里的老人,心里起伏不定问道。虽然没有看见他的脸,但从他的身形和衣着我就知道他就是那个老人。

  同时我也看见了一个人躺在我床上,那是一个死人,露出来的皮肤已经溃烂,发出恶臭,周边围着很多苍蝇转,脸部大部分是白骨,完全看不出来是谁。

  我心道,难道是老人杀了人,躲在我房间里藏尸?那可就糟了!我还没被弹珠弄死之前就要被判死刑。

  “发生什么事了,老人家?”我细声问道,生怕他杀红了烟转过来给我一刀。

  老人背对着我,诡异的气氛在并不大的房间内弥漫,老人旁边不远就是躺在床上的尸体,尸体现在的姿势很平常,就像寿终正寝的人死在了床上一样。但现在突然出现在我的床上,却显得很难理解。

  “老人家?”我慢慢后退,想趁机跑出去报警,现在我可管不了这么多,即使老人对我很好,但生死关天的事我可不含糊。

  正在这时,老人突然转过身来,一脸快要掉下来的皱皮几乎变成一张被人捏皱的纸张般,比以前更加死寂沉沉。但是老人的脸上却挂满了浑浊的泪珠,他眼角看着我,露出悲伤至极的表情,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难道死的人是他的亲人,所以老人才这么伤心?

  我心道,那这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老人要将尸体般到我的寝室里来?他是怎么进来的?

  正当我满脑子疑惑的时候,老人带着哭腔对我说了句,“你怎么就死了呢?”

  “啥?”我有点搞不明白老人说的话,什么叫我死了?

  “老人家您开什么玩笑?我这不活着好好的嘛?”我勉强笑道,心里一股不详的预感愈发强烈。

  “你难道不认识自己的身子了吗?”老人用手指着床上的尸体说道,“那是你的身体啊!”

  我被搞得一愣,心想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我慢慢走上前,来到床边,仔细看着床上已经腐烂不堪的尸体。

  虽然表面皮肤烂开,但身体大致的结构还在,我看他身上穿的衣服,正是我平常喜欢的衣着打扮,但这也不能说明躺在这里的人就是我。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忍住恶臭,我将尸体的左手拿起来仔细端倪,发现了一处让我背后冒出冷汗的细节。

  小时候听我爸说过,我刚生下来的时候,左手有六根手指,在我小拇指旁边多长出来一根,幸好当时村里人并不太迷信,送我到医院将第六根手指切掉,做了整形手术,长大后和别的小孩也没什么不同。

  但我现在却在这具尸体上看见了一小截指骨,那是第六根指骨!

  故事说到这里,我突然一下子停止,宿舍里安静的可怕,只听得见楼上哒哒哒’弹珠落地的响声。

  虽然我刚才骗他们说,如果不把故事继续讲下去就会出事,他们似乎也相信了我,在我讲故事的时候,他们也没插嘴。

  “王灿,你他....妈在逗....我们玩....呢?”赵松平时说话很流畅,但现在却结巴地像个哑巴。

  “你说呢?赵松。”我压低声音说道,“现在声音应该快结束了吧。”

  话音刚落,楼上弹珠落地的声音突然消失,现场只听到几人沉重的呼吸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