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楼上的声音 三

微听.QD | 发布时间:2020-10-18 10:17:41 | 阅读次数:25617

我明明白要出事了了,却无能为力,心里急得容易上火。  等等?我好想意识到了什么。  那声音像是并也不是也没规律可寻,那个节奏听着,“哒哒”,竟像一个人的心跳声,很有节奏地跃动着!  是谁的?  我一下站起身子,转头寻声想找到了那个人,全班同学看见遭了!我心道,要出事了吗?。...

  ‘哒哒哒’的声音不像是从某个方位传来,更像是直接从我脑海中蹦出来的,那声音刚开始很小,接着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让我缓不过气来。

  遭了!我心道,要出事了吗?

  我看见其他人都在认真写作业,似乎根本没听到声音,这让我感到一种隔离感。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孤独的滋味,并不是因为我身边没有人而产生的感触,而是因为自身特别的原因,看着周边的人一副专心写作业的样子,我第一次生出了对这个世界陌生的感觉。

  我明知道要出事了,却无能为力,心里急得上火。

  等等?我好想意识到了什么。

  那声音好像并不是没有规律可循,那个节奏听着,“哒哒”,竟像一个人的心跳声,很有节奏地跳动着!

  是谁的?

  我一下站起身子,扭头寻声想找到那个人,全班同学看到我这样子,开始在底下骚动起来,坐在讲台后面的老师忍不住,站起来对我说道,“王同学,你有什么问题要...?”

  话还没脱口,老师突然捂着胸口,表情极度痛苦,脸上的肌肉扭成一团,一头倒了下去。

  遭了!

  我立刻冲上去,看见老师在讲台上不停打滚,发出痛苦的呻吟。

  “怎么了?”陈雨这时和一大群人也冲了上来,看着倒在地上的老师,都不知所措。

  我突然记起来,这位数学老师平时有心脏病,每次上完课都出去吃药,这次难懂是心脏病发作了?

  “哒哒哒...”勾魂的声音在我耳边愈发响亮,而且越来越快,我忙伸出手在数学老师身上掏药,却只弄到一个上面写着心脏病药物字眼的空瓶子。

  “快打120啊!”我看着旁边的同学个个像傻子杵在那,心里很是恼火,‘哒哒哒’的声音开始慢了下来,我看到老师翻白眼,手上的动作没有刚才那么有力,我知道这是人处于极度昏迷状态的症状,如果再不实施抢救,送到医院都没用了。

  虽然我没学过怎样急救,但基础原理还是懂的,我学着电视上科教节目里的规范动作,左手放在老师左胸口上,右手再放在左手上,用力一按。

  “哒哒~”我听见那声音在瞬间起伏了一下。

  紧接着我赶忙继续这种动作,希望能奏效,突然我感到右手肘上一阵急剧的疼痛,疼的我眼泪几乎快掉下来。

  “啊~”我忍着疼痛,连忙退了下来,对陈雨说,“在救护车来之前做我刚才的动作。”

  “可我不会啊!”她委屈道。

  “不会也得上!”我大声吼道,反而将同学们的目光集中到我这里。

  陈雨可能是被我吓着了,只能悻悻然对老师进行胸部按压。

  “怎么回事?!”我心道,我的手没什么毛病啊?怎么突然一下子....?

  “哒哒哒~~”那弹珠的声音突然一下子急剧弹跳几下,便没了声响。我心里一个疙瘩,完了!

  我挤过人群来到老师的位置,发现他已经没任何反应了。

  “行了!不用做了。”我对陈雨道。

  我伸出右手,在老师脖子上按着,发现他果然没了心跳。这时我右手肘上的疼痛感忽然消失了,我伸出手,在老师眼皮上轻轻一抹,替他和上了这个世界的窗口。

  突然发生这么多奇怪的事,我想有必要去问问那个人。

  我来到老人房门前,刚伸出手敲门时,房门突然自己打开了,一张若有深意的笑容出现在我面前。

  我坐在老人房间内的一张椅子上,发现他是一个内心空虚的人,在他家里我没有看见任何除了生活必需品以外的物品,同时也说明这个老人过得很拮据。不过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我更想弄明白。

  “为什么我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我将事情说给老人听,想听听他的意见。

  “天机!”老人简洁道了句。

  “什么意思?”我问道。

  “你是个很特别的人。”老人看着我,脸上干裂的皱纹丝毫没有消退,看着让人心悸,“你的人生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你在无意间窥视到了天机,但是你却不能改变已注定的命运。”

  “怎么回事?”我看向老人,仔细打量道,“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

  “天机不可泄露。”老人说了句话,不知是在回答我,还是在警告我,但他在说话的同时,也递给我一样东西。

  我看着手上的弹珠,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事情,但却不敢继续想下去,问向老人,“我该怎么办?”

  老人盯着我笑,没有回答我,“时间到了,你快回去吧。”

  说着,老人连忙将我推出去,我吃了闭门羹,自然也不好再去打扰别人,只好一个人回到寝室,看着那颗海蓝色的弹珠。

  班里连续两位老师的离去,在学校造成了恐慌,很多人都说我们班上有鬼,但高考的压力很快将这些流言止住,一切似乎如往常一样进行着。

  2012年6月1号,出于人性化的考虑,学校已经开始放假,给学生们最后自由学习的时间。很多学生都开始聚餐,缅怀过去,展望将来,喝着离别酒。

  晚上,路边两旁的路灯被到处发泄的愤青打破,显得很暗,看不清什么东西。我一路连续撞到三颗大树之后,才找到了自己所住的大楼。

  几天喝的有点多,连脚都不听使唤了,我颤颤巍巍拿出钥匙,刚准备开门的时候,一股恶心感突然涌上心头,我‘哇’的一下弓腰开始吐了起来。

  “哒哒哒”耳边突然开始响起那催命的声音,我一个激灵马上清醒过来。

  “在哪里?”我立马到处找声源,却在自己刚才吐掉的食物找到了弹珠。弹珠此时已经变成了红色,在大楼的灯光下显得很诡异。

  我心道,连想吞掉都不行吗?

  “红色?”我看着那颗红色的弹珠,记得以前不是海蓝色的吗?怎么变成红色了?

  红色?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使尽摇头,想要摆脱酒精带给我的麻醉感,红色!居然是红色!

  我脑子马上清醒过来,拔脚就朝陈雨家的方向跑去。

  陈雨今天陪同学们吃饭的时候,不就是穿的全身红色的衣服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