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楼上的声音 一

微听.QD | 发布时间:2020-10-18 10:17:40 | 阅读次数:24337

接爬了一层楼,回到1406寝室门前,但寝室门却锁着的,这让我有点儿很奇怪,现在的还没晚上熄灯,并且这个时候都是大伙闹的时候,怎么这个时候门锁了?也不是除了人要销到吗?  我敲敲门叫道,“有人在吗?”  房内也没关灯,黑乎乎的,更没人公开回应我。  我又晚上十点钟,我正和杨柳在一起甜蜜的时候,赵松突然打电话说学生会要查寝,叫我立刻回去报到。我急匆匆跑回寝室,发现只有赵松一个人躺在床上玩手机,“查寝的人呢?”。...

  “我靠!知道了,我马上到。”我挂掉电话,和杨柳道别,说有事先走了。

  晚上十点钟,我正和杨柳在一起甜蜜的时候,赵松突然打电话说学生会要查寝,叫我立刻回去报到。我急匆匆跑回寝室,发现只有赵松一个人躺在床上玩手机,“查寝的人呢?”

  他回过头看我,用嘴努道,“诺!他们要你自己去销到。”

  我看到桌子上有一张材料纸,上面写的是学生会成员的寝室号。

  我心道,居然就在楼上,真是有缘啊!

  没多想,我直接爬了一层楼,来到1406寝室门前,但寝室门却是锁着的,这让我有点奇怪,现在还没熄灯,而且这个时候都是大伙闹腾的时候,怎么这个时候门锁了?不是还有人要销到吗?

  我敲门喊道,“有人在吗?”

  房内没有开灯,黑乎乎的,更没人回应我。

  我又使劲敲了敲门,门被我敲的直哆嗦,一阵灰尘扬起,洒在了我的脚下。我跺跺脚不爽道,“他妈的自己的门前都没扫干净,还来管我们!”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你在干嘛?”

  我回头,发现不认识那人,随便说道,“哦,我刚才出去的时候学生会来查寝,我来销到。”

  “那你找错寝室了,学生会在隔壁。”那人看了那道门,眼光闪烁道,“这个寝室老早就没人住了。”说完就走了。

  我掏出那张材料纸,仔细看上面的字迹,忽然想起一些事来,骂道,“草!赵松你敢不敢再把字写得潦草点!5和6都分不清了!”

  大学的宿舍很小,平时一个人住的空间现在要与其他五个同时分享,这多少让我们这些新生有些适应不过来。虽然已经快十二点钟了,不过楼外路边的灯光却异常刺眼,因为没有窗帘,寝室内依旧明亮,让人不容易入睡。

  “王灿,你睡了没?”旁边传来赵松的声音。

  “睡不着。”

  “恩。”我睡在上铺,下面正在玩手机的胡鹄这时哼了一声,说明正玩得起劲。

  “要不我们讲鬼故事吧!反正现在人多。”赵松这时提议道,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下铺的胡鹄仍然抱着手机玩,其他人都侧过身来,看着赵松。

  “你们都瞅我干啥?我又不会讲!”赵松笑道。

  “切!”其他人都发出鄙视的声音。

  “要不我讲一个吧?”我这时说道,“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你们可以选择听或不听,但一旦我开始讲,就不能停下来。”

  “快说快说!”赵松催促道。

  “听了可别后悔啊!”

  2012年4月29号,最近睡得很不安稳,经常被楼上的动作吵醒,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所以我脾气也不太好。

  早上一大清早,只有我这个高考生起得最早,我爬上楼梯,看见别人的门锁着,想来还没有起床,我懒得顾忌这些,捏起拳头就朝门上砸去,没想到一拳就将门打开了。

  原来没有锁门吗?我心道。

  打开门,我看到里面正坐着一位中年妇女,床上正有一个三岁大的小孩爬着玩闹,床上有很多弹珠,各种颜色都有。

  我想起这几天晚上弹珠在地上碰撞出的声音,强压住心中的内火,对妇女说道,“您能不能管好这孩子,每天晚上我都要被弹珠的声音吵醒,我马上就要高考了。”

  妇女露出愧疚的神情,走过来对我说道,“不好意思,这孩子太调皮了,一天不玩那些珠子就哭闹,我晚上就把那些珠子收起来。”

  我也没多想,随便道了声谢谢就走了。过了一天,高三的学生们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个小长假,所以在五月一号那天,我睡得很晚,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而且楼上再也没有出现那种弹珠落地的声音,看来抱怨还是很奏效的。

  我掀开被子,一道令我厌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那是弹珠落地的声音,而且是在我的房间内。

  看着地上一颗海蓝色的弹珠,我心里一下就来火了,什么时候那个小屁孩来到我房间了?

  我拿着弹珠,爬上楼梯来到那个房门前,使劲敲门,却没人开门。

  这时候隔壁的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弓着腰,脸上的皱纹多得吓人,他看我,露出一种骇人的表情,说道,“小伙子你在干啥子啊?”

  “找人啊!”我回答道。

  “这间房早没人了,你找谁啊?”老人说道,神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假的。

  “啊?”我失声喊道,看着我手上的弹珠,心里发毛道,“大爷,您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啊?我前天还见过这里面有两个人呢!”

  “是不是一个妇女和小孩?”老人问道。

  “对啊!”我回答道,心想果然不是那种东西。

  “他们母子俩两年前就死了。”老大爷一席话让我毛骨悚然。

  “那那那....”我说话结巴道。

  “没关系,我是这里的老客户了,这两年也听过有人见过这母子俩,也没出多大事,只要不主动惹他们就行了。”老人说着,转过身子走进屋了。

  我不敢多留,赶紧跑了下去,心想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完了?”赵松见我没有说下去,笑骂道,“你扯犊子呢?这还叫什么鬼故事?最多只能称作是鬼谈!”

  “其实真正恐怖的,并不是故事本身,而是我自己。”我缓缓说道,“我至今为止都遇到过很多恐怖之极的事情,今天我既然说了这个故事,也不打算卖什么关子了。”

  “你的意思是...?”这时候在下面玩手机的胡鹄也问道。

  “也许你们都觉得我说的可能是假的,但只有当我将这个故事讲出来之后,你们才会知道这是真的。不过你们不要担心,只要你们听了我讲这个故事,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赵松笑道,“你吓唬谁呢!老子可不是被....”突然,赵松停止了他的话语,因为这时候寝室的楼上传来了一阵‘哒哒哒’的声音,那是弹珠落地的声音。

  “果然来了。”我喃喃道。

  寝室里一下变得安静,只听得到楼上弹珠不停‘哒哒哒’的声音,一直持续着,像有人故意弄出来。

  “我们的寝室号是1306,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我说道。

  “草...草。”赵松结巴道,“这上....面可没.....人住啊!”

  “不要讲了,王灿!”胡鹄在下面叫道,一脚踹着我的床铺。

  “这可不行,如果不继续讲下去的话,你们都会出事的。”我继续说道,“我说过,只要你们听我将这个故事讲完,就不会有事,但如果不听的话,就不好说了。”

  我跑出楼外,将手里的弹珠扔地远远的,“真他妈晦气!这可马上就要高考了啊!”

  虽然老人说过不会出什么事,但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安,总感觉会出事。

  我一个人在街上无聊地走着,突然看到刘老师迎面走来。

  “王灿,放假怎么不在家里呆着?出来干什么啊?”刘老师问我。

  刘老师是我高三的班主任,人长得漂亮且很受同学爱戴,教课质量很高,省里来的老师看了都说好。

  “哦!我出来看看有什么资料可以参考一下,因为马上就要高考了嘛!”我回答道。

  刘老师今天穿的很漂亮,一袭白裙恰恰盖住脚踝,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针织衫,让人看着很舒服。同时我注意到,刘老师胸前有一个胸针,上面附着一个圆润的白色珍珠。

  珍珠?

  我一下想起那颗让人不舒服的弹珠,心里变得难受起来。

  “那你好好学习啊!我先走了!”刘老师朝我招手说着拜拜。

  “再见。”我也挥手道别。

  第二天我被陈雨的电话吵醒,“就算你是我女朋友,也不能打扰我睡觉吧?”

  “哎呀!刘老师去世了,你快起来。”那边传来陈雨带有哭腔的声音。

  “什么!?”我蹭的一下从床上蹦起来,满脑子都是刘老师昨天给我留下的画面。

  “哒哒哒...”耳边又响起那道心悸的声音,我看到一颗白色的弹珠正在我的床边滚着。

  我立即爬上楼,敲响老大爷的门。

  “谁啊?”老大爷抱怨道,“一大早就敲门,难道就不懂尊敬老人吗?”

  老人打开门,看到是我,也是一愣,问道,“有什么事吗?”

  “出事了。”我将刘老师这件事跟他讲完后,他也露出凝重的神色来。

  “那我就跟你讲讲那母子俩的事吧。”老人看着我,反而很镇定,说道,“我在这里住了差不多有十年了,还是头一回看见有人将自己三岁的小孩带过来抚养,因为这里住的都是像你这样的高中生,很少有这种情况。后来我瞧着不对劲,仔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孩子的父亲抛弃了他们母子俩出国去了。突然有一天,我感觉很奇怪,因为房门一直都闭着,我以为是出去了,但后来我没见有人回来,才发现出事了。我赶紧叫房东过来帮忙开门,房门一开才发现母子俩已经死了好久了,事后我们知道两人肚子里都装满了弹珠,想想也应该是孩子在无意间吞了弹珠死了,母亲发现后也生了不想活的念头。”

  老人说完,看着我道,“既然你碰到了这种事,我也应该帮帮你。你要想办法将弹珠完全毁掉,不然还会生出事端。”

  我心想,什么叫完全毁掉?

  后来老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回到宿舍,看着桌子上的弹珠,心里一横,拿起垂头将弹珠砸了个粉碎,心想这总该不会有事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