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楼上的声音 二

微听.QD | 发布时间:2020-10-18 | 阅读次数:20673

后,刘老师的母亲便卧床不起不起,没办法由半截身子土中的老爷子来送殡。  我不明白那个老人是怎么能做到的,亲自动手为自己的独生女盖上棺材盖子,再送进土葬场,再回去将骨灰放到遗像面前。  在将自己女儿死后的衣物烧完后,老爷子便这头栽了一直这样,自此再也也没也没刘老师老家在农村,为人一生正气,从来没有因为教学质量好去收取黑钱,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每个月都给家里寄钱,她的爹妈在村里生活的很好,每每提起自己的女儿,都很骄傲。。...

  刘老师是出车祸死的,那天阳光耀眼,鲜红的血染红了刘老师一身白色的衣着,看着人心悸。出葬的那天,乌云密布,阵阵阴风吹得人头晕。那天全班人都去送刘老师,在刺耳的喇叭声和呛鼻的鞭炮浓烟中,很多人都哭得晕了过去。

  刘老师老家在农村,为人一生正气,从来没有因为教学质量好去收取黑钱,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每个月都给家里寄钱,她的爹妈在村里生活的很好,每每提起自己的女儿,都很骄傲。

  家里的两个老人听说这件事后,刘老师的母亲便卧床不起,只能由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爷子来送葬。

  我不知道那个老人是怎么做到的,亲手为自己的独生女盖上棺材盖子,再送到火葬场,再回来将骨灰放在遗像面前。

  在将自己女儿生前的衣物烧完之后,老爷子便一头栽了下去,从此再也没有起来过。

  陈雨在我面前,站着一动不动,眼睛红红的,眼神跳过我的肩膀望向我身后一片油菜花地,那是刘老师坟墓的位置。

  “马上要高考了,就算刘老师知道了,也不想你这样的。”我走过去抱着陈雨,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都会好的。”

  刘老师出事,都是那个弹珠的原因,虽然感到害怕,但我心里更多的是仇恨。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人,都不被放过?!

  不远处,我看见几个断奶没几天的小屁孩趴在地上打弹珠。现在我只要一看见圆的东西就反感,更何况看见这样的原物,“我去上趟厕所。”我对陈雨说道,立即抬脚便朝那群小孩子走去。

  “小伙子!”正当我要将那群小屁孩赶走的时候,一道声音从一个角落里传来,虽然没有直呼名字,但我却能感应到那是叫我的声音。

  我回过头,看见一位老人坐在一条小巷子间,朝我挥手打招呼。

  老人脸上的皱纹松垮至极,面颊的两团皮囊几乎要掉下来,虽然没见几面,但我却认出了他,那是我楼上告诉我整件事情的老人。

  “您怎么来了?”我走过去,也坐在老人旁边,问道,“您老家也在这里?”

  我心想,农村里一般有人去了,都是最大的事情。很多村里人都得有人过来办事,难道这位老人也是刘老师的亲戚,才过来表达哀思的?

  老人没有直说,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皮被带着起来,看起来很骇人。“来消消气,大热天的怎么火气这么大?”老人从身后的地上拿出一个壶茶,给我倒了一杯茶,我赶忙双手去接过来,心想他怎么知道我生气?

  “一切事情都有因果,这并不是弹珠的错。”老人举杯缓缓饮完一杯茶,又替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此话怎讲?”我喝了一口茶,问道。

  “你的刘老师这次的意外,并不是因为弹珠,即使没有弹珠,她也会走的。”老人看着我,眼里满是一种奇怪的目光,“千万不能有任何怨恨之心,不然你会坠入无间地狱的。”

  老人说完,拿起脚边的凳子,拍拍屁股,没有多说什么便走了。

  我一个人坐在地上,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想着老人刚才对我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老师去世的悲痛,并不能阻止时间的流逝,高考的脚步仍然在默默地行进,挂在黑板旁边的数字提醒着班里的所有同学,时间不多了。紧张的气氛让我们这些即将大战的考生透不过气来,悲伤的河流在这一段时间,似乎停止了流动,或许这也是大家的心愿,刘老师的去世似乎被人遗忘了。

  每天熬夜写作业已经成为了习惯,早上六点我拖着疲累的身子,早早起床,发现先前在床头出现的弹珠也有十天没再出现过,一切都如往常般平常,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刷牙,漱口,洗脸,梳头,整理衣着,早上的打扮很草率,也很快完成。我背着书包,打开房门,走下楼梯,来到整座楼的大厅里。

  “哒哒哒...”许久未曾听到的声音,又开始回响在我的耳边。

  弹珠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让我一惊,我扭头到处看,却没有发现一颗弹珠,但那声音分明就像是在耳边回响,虽然极小,却很清晰。

  我小心翼翼打开大门,生怕出什么事,‘哒哒’的声音仍不绝于耳,“到底怎么了?”

  “砰!”

  我脚下一声闷哼,刚才有什么东西突然从天而降,恰好落在我的脚下,我看到那是一个人。

  一个浑身是血,脑骨破裂且从中流出恶心液体的死人!

  我脑袋整个突然炸开,感觉整个身子都晕乎乎的,小腿发软。眼前的一幕让我突然适应不过来,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让我以为这是一个还没有醒来的梦。

  我急忙退回去,把门一下关上,不敢再看外面的情景。

  “啊~~~~~”

  不知从哪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很快我听到从楼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妇女衣服都没穿好便跑了下来,神情慌张至极。

  那人一眼都没看我,就打开大门,紧接着就是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声。

  我记得那是四楼的吴大婶,平时大大咧咧,嗓门也很大,让人印象很深刻。刚才落下来的那人,虽然我没仔细看,但从衣着上推测,应该就是吴大婶的宝贝儿子,平时成绩很好,受到街坊邻居的好评,估计这次高考肯定是重点大学。

  毕竟是住在同一栋楼,别人家突然发生这种事我也有责任去安慰别人。我慢慢走过大门,吴大婶背对着我,现在正抱着她儿子的头大哭,她身上被艳红的鲜血染的血红,就像刚从血水里出来的。

  我声音弱弱道,“吴婶,不要太伤心了,你儿子也....”

  正当我说话的时候,吴大婶此时转过头来,但是身子却是一点都没动弹,她的头是直接转动九十度过来对着我的。

  “嘿嘿...”

  她裂开嘴对我笑着,发出奇怪的声音,更诡异的是,她的两颗眼珠子是两颗白色的弹珠!

  “喂!老师来了。”

  陈雨侧脸用手肘撞我的身子,我一下被惊醒,很有默契的从桌子上抬起头,假装因为思考问题而趴在桌子上的样子,继续做着刚从没有完成的习题。

  “你昨晚几点睡的?”陈雨关心道。

  “怎么睡着了?”我摇摇头,感觉脑子昏沉沉的。

  “你脸色好差,不要紧吧?”陈雨靠过来,贴着我的身子问道。

  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和鼻息,将身子挪开道,“小心被老师看到。”

  “我们俩成绩这么好,他敢?!”陈雨说道,“倒是你,最近气色太差了,小心高考发挥失利。”

  我不敢将弹珠的事情告诉她,敷衍道,“不知道,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

  “恩恩~~~”老师这时朝我们俩这里瞟过,嗓子发出声音提醒。

  “老师,嗓子有问题吧?”陈雨突然说道,班上人都在做作业,这时倒显得她的声音格外大。

  陈雨的父亲是在江城当官的,平时没人敢惹她,不过她性格很好,朋友也不少。

  “恩恩!”老师这时站起来,发出的声音更加响亮,对陈雨说道,“对啊!要不要给我来两服药?”

  陈雨没有理会,继续趴在桌子上做作业,反倒让站在讲台上的老师难堪。其他人都不敢做声,装作聋子在纸上耕耘。

  想起刚才的梦境,我都不由心悸,心道怎么会做这样的梦?那弹珠早就被我毁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正在这时,我的耳边突然传来那勾魂的声音。

  “哒哒哒~~~~”

  又要出什么事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