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5章 我的小姨子晴雨

灯火下 | 发布时间:2020-09-17 07:45:05 | 阅读次数:2575

我是一个基本上从来不不把很脆弱写在自己脸上给别人看的人,因为我非常讨厌别人对我那种饱含同情的眼神,因为此时在面对自己眼前这个对我而言看不透的美女邻居诺夕,我下意识的便又低头平“喂!”。...

我是一个几乎从来不把脆弱写在自己脸上给别人看的人,因为我讨厌别人对我那种充满怜悯的眼神,所以此时在面对眼前这个对我而言看不透的美女邻居诺夕,我下意识的便低下头平复心绪,然后把自己伪装成无若其事般离开。

“喂!”

在我意料之外身后传来了她的声音,这让我此时在无措中带有一丝小小的难堪,因为以诺夕之前待我像防贼似的态度来看,又偏偏在这个时候主动跟我打招呼,这简直就是典型的乘人之危的小报复。

为了不让自己脆弱的一面在被她看见,我用力深呼吸了口气,并调整好心态,回头凝视着她,问道:“怎么了?”

诺夕的视线在我手中提着的几盒方便面上扫了几眼,随即又用那棉厚的针织手套除去一只钱包上的雪水递到了我的面前,眨动了几下修长的睫毛,轻声道:“你钱包掉了!”

我下意识的凝视着她那不染尘埃的脸颊,同时也被她用这种轻柔的语气跟我讲话而有些不太适应,毕竟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已经印刻到血液里的淡漠,就好比是让一个已经习惯生活在黑夜里的人,突然间一束光辉照进他的世界,虽然会可能在一时间无法适应光辉带来的生活节奏,但总归会好奇这束光的起源处是好是坏。

终于,我慌忙转移了注意力,尽量把视线看向她手中的那只钱包,才意识到这是我刚刚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从口袋中取口罩时,不小心掏掉的。

我再一次抬头看着诺夕那张美到无法用世俗间的修饰词来描绘的脸蛋儿,伸手便从她的手中把钱包取回,甚至连一声谢谢都没说出,便以最快的速度转身消失在这四处弥漫着尴尬的空气中。

……

回到自己住的房间,我用开水把买来的泡面泡开,但无论如何却没有食用的欲望,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些热气沸腾在这肮脏的世界里翻滚,挣扎?挣扎又能如何,最终的命运也不过是化为一片虚妄,消失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

茶几上摆放着的那碗泡面开始因为侵泡时间过久而发生质的改变,经过反复的思虑,我最终还是决定卖掉那辆承载着我跟于叶过去一段即将流逝在岁月里感情的车子。

并当即打开手机联系了以前买车时认识的一位二手车交易市场的内行朋友,在简单的沟通之后,我们约定在明天我下班后见面评估车子的价值,视情况进一步谈交易合作。

当解决完手头上的又一心事之后,无聊的我便开始彻底陷入了无聊的时间段,然而开始傻到独自对着空阔的房间发呆。

一阵悠扬的吉他旋律响起,在这样一个枯燥的夜晚中,让我彻底痴迷于它的存在,我随着吉他的旋律起身,最终来到卧室的阳台后才发觉,原来这曼妙的琴声传自我的隔壁,虽然我对于吉他一窍不通,但因为于叶曾疯狂迷恋过这首曲子的缘故,所以在通过旋律响起的那一刻起,我便很轻易的辨识出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外面的世界》。

“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拥有我,我拥有你,你离开我,去远空翱翔,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当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我会在这里衷心的祝福你……”

下意识的忍不住驻足在阳台上,口中也随之不自觉得的会跟随着吉他的琴声哼唧出几句歌词,我记得当年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曾特地跑到于叶所在的大学看一场元旦晚会,当时她作为院系选上去的代表,演唱的即是《外面的世界》这首歌曲,而当时我被她在舞台上所展现出那种魅力吸引,所以拉着同寝室的几个哥们儿在后台堵住了她询问联系方式……

一些往事随着这首曲子的旋律给勾起,我渐渐的忘记了外面的冷风还在肆虐着自己,只是失神的看着那霓虹闪烁着的地方,伴随着动心的琴声,好似就是那外面最美的地方,而那最美的地方,会有于叶追寻那片美丽世界时残留的身影……

琴声渐渐停止,诺夕的身影紧接着出现在隔壁的阳台上,她似乎很享受外面冷空气带来的清晰感,简单的做了个撑腰的动作,她终于发觉到了我在阳台上的存在,回头凝视着我,脸上那本身自带发自肺腑的愉悦笑容也开始习惯性的变得僵硬起来,但随后她好似又想开口跟我说些什么!

我知道诺夕很讨厌我这个人的存在,虽然并不知道她为何厌恶于我,但似乎我对于她而言就像是堆在鲜花丛中的一坨大便,不但能影响她的视觉,更直接影响着她的心情,所以我很识趣的先于她之前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主动滚回自己的房间,OK!”

诺夕面色复杂的凝视着我,但通过晚上在街上发生的那一幕,我铁定不会再给自己找一份不自在,卑微了自己不说,还惹得了别人冷眼。

回到卧室之后,我不知道隔壁阳台上的诺夕是否还在独自欣赏着外面的世界,但我却是不甘孤独的揭开了一罐啤酒,然后躺在床上体会着这份不甘孤独时的孤独。

今天是我跟于叶分手即将满十天的日子,虽然嘴上时常告诉自己不会再去打扰她的生活,但心底仍会不时的关注着她微信、空间里的每一条动态,只是自从我们分手后的这段时间以来,尽管我们俩谁都没有做出断绝联系方式的行为,但再也没有人会在无论多忙时都会刷状态给对方看了,反倒是她此次不旦删除了、空间所有的个人状态,就连网名都由最初的文字改为了一些省略号。

在翻看于叶空间的时候,提示声不知在何时响了起来,而我也随着提示音的响起,很快删除了访问于叶空间的足迹,这才发觉这条信息是于叶的双胞胎妹妹晴雨给我发来的消息,问我:“姐夫,睡了没?”

因为晴雨主动找我聊天的缘故,我的心情很微妙的开始逐渐变得轻松起来,最终笑了笑,说道:“你猜!”

“我才不猜……你想我没有?”

我早已习惯了晴雨的胆大直接,于是便很认真的回复着说道:“没有……”

晴雨给我发来一个哭脸的表情说道:“可是我想你了呀,姐夫!”

“还能有点儿正形?不知道我失恋了么?”我故作生气的回道。

“我知道,所以我是来安慰你的,失恋好呀……反正我本来就觉得你跟我姐不合适,这回终于分手了,嘻嘻!”

晴雨从来都是觉得我跟她姐根本不是一对,但又总是把话说的那么明显,甚至有时还会当着她亲姐的面前问我什么时候把她甩了!我终于有些无语的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巴不得我跟你姐分手似得?你确定你俩是一个爹妈生出来的?”

“谁说不是一个爹妈生出来的,要不我回头穿上我姐的衣服去找你,看你能不能认出来我是谁,可行?”

“可别!”我回了一个恐惧的表情。

晴雨跟于叶之间的确真的很难让人分辨出谁是谁,不同便是她们两个人之间的性格,于叶偏成熟,晴雨偏活泼,而且晴雨跟于叶两个人的学习成绩也有着天翻地覆的差距,所以本是同一年上学的姐妹俩儿,于叶都已经毕业工作了一年,而晴雨却至今还没有拿到大学的毕业文凭。

更让人无语的是,出身表演艺术系的晴雨还会时常扮作于叶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把一切她想要的东西,硬生生的依靠自己表演的天赋给说成是于叶想要的,然后逼迫着我去买,这一招虽然屡试不鲜,但我却时常上当受骗!

一口气咽下易拉罐中的所有酒液,我触动屏幕继续问她道:“现在应该到了放寒假的时候了……你该不会又留校补考了吧?”

“哼,只有你这种脑子笨到要死的人才会留校补考……我这要不是赶着去拍一个广告,早就去杭州看你喽……不过这个广告明天就拍完啦,我应该很快就能去杭州看你了哦!”

我笑了笑,调侃道:“晴女神又接拍新广告啦?该不会是代言复合肥或者农药产品什么的,站在农耕地里带着十分享受表情的喝上一口,并称赞:就是这个味道,爽?”

“顾小枫你个混蛋为什么总是欺负我……小心这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晴雨似乎有些愤怒的说道。

我依旧笑道:“爱情就像是大便,随便擦擦就完了!”

“你干嘛说我是大便呀!”

晴雨的逻辑让我很长一阵的无语:“我指的是爱情,跟你有毛的关系?”

“可是我就是你的爱情啊……”

“别闹!”我有些敏感的回复道:“晴雨,以后你别再叫我姐夫了,毕竟我跟你姐之间的感情已经真实的成为过去式,或许我们还能以嬉闹作为像朋友之间作为聊天交流方式,但有些事情总归回不到从前!”

“我偏不……不让我叫姐夫,我就叫老公,两个之间你随便选!”

我被晴雨的执拗而头疼,却再没有心情跟她开起玩笑,于是便直接将手机调至震动状态放到了床头,任由它在孤独之中依什么样的姿态震动着。

……

时间渐渐流逝,第二天的时候,我几乎一天都在对外开发客户忙碌的工作中渡过,但却不是没有收获,在临近下班的时间点儿,我成功签下了一个百货商场中美食城的单子,凭借百货商场这个强大的后台做支撑,美食城的生意就有了绝对的保障,而随着美食城营销额的上升,这一切都逐渐会演变成实质的人民币,在每个月的十五号准时打进我的工资卡中。

好不容易忙完一天的工作量,终于可以拥有一会儿闲暇的时间休憩,我独自带着一包玉溪香烟坐在公司楼顶的天台上,感受着寒风的咆哮,在香烟的弥漫中眺望着脚下那片迷乱的世界,依稀感到丝丝的疲惫……

不知何时,韩佳又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我身后,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我,说道:“顾小枫,上班时间你偷懒呀?”

我狠狠抽了一口香烟,顿时把嫌弃二字写满了整个脸,道:“妈的,都下班了好么……你说我今天签下这么大的一客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了咱们公司的整体绩效,从早上都开始在外顶着刺骨的寒风来回穿插在城市的琐碎里,容易么?我就抽个时间上来休息几分钟,能让你掉块肉还是怎么着?”

“你要休息能让我掉肉,我以后还真得每天把你供在床头好好的烧香拜拜你了……”韩佳撇了撇嘴,片刻后又用那不屑的眼神扫了一眼几乎“出离愤怒”的我,继续说道:“都到了晚饭的点儿,公司人这会儿都快走的差不多了,你还不回家吗?”

我将指尖的香烟掐灭看着楼下那些早已习惯这快节奏生活的人们,反问她道:“我不回家是因为害怕孤独,而这会儿你不应该在陪着你那小肚鸡肠的男朋友享用烛光晚餐才对,为什么也没有回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