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4章 生活中的拖油瓶

灯火下 | 发布时间:2020-09-17 07:44:23 | 阅读次数:4801

在我还核心主题这个事情犹豫不决时,韩佳端了杯咖啡回到我的身边,语重心长的劝慰我地说:“小枫,对于你能摒弃过去的,可以选择现在的这样的生活我很替你倍感开心,但机会也不是随随便便这些年来压抑着的情绪莫名感到触动,我低下头拽着窗台盆栽中的叶草,强忍着心中的抽搐,说道:“不用你给我钱了,昨天给的那些够我花到过年了,而且我自己身上也还有一些钱,过年回家买东西足够了!”。...

在我还围绕这个事情犹豫不决时,韩佳端了杯咖啡来到我的身边,语重心长的劝解我说道:“小枫,对于你能摈弃过去,选择现在这样的生活我很替你感到高兴,但机会不是随随便便都能掉落的,而茫茫人海中它又偏偏选择了你,我相信这就是属于你的机遇……你的生活需要它,懂吗?”

我沉默不语,但心底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并不是机会选择了我,而是韩佳把机会留给了我……

韩佳转身又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说道:“我前两个礼拜回过一次老家,路过你家门口的时候顺便进去看了看叔叔阿姨,感觉他们最近苍老了许多……”顿了顿,她又从抽屉里的钱包中取了一张银行卡递到了我的面前,继续说道:“人上年纪了,最需要的就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关怀,杭州离镇江坐动车也就两个多小时,别总每年赶着春节才回去一趟!刚好下个月就是春节了,你的工资肯定不能按正常程序发下来,我这工资卡里暂时还有花剩下的一万多块钱,你先拿去给自己买几件像样儿的衣服,剩下的再给叔叔阿姨他们买一些衣服、营养品……至少让他们知道你在外面过的很好,也就放心了!”

我紧紧握着拳头,心中的那份感动却无法言喻,其实我跟韩佳之间的关系有时很难说清,但却因为平时走的亲近,从上初中的时候就一直被班上其他同学传谣言有着情侣关系,可实际上我们彼此都很清楚自己的关系,我们会因为一个橡皮擦化作仇人从学校吵到回家的路上,但也会像情侣般共同吃着吃一个盒饭、总归到底就像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般。

这些年来压抑着的情绪莫名感到触动,我低下头拽着窗台盆栽中的叶草,强忍着心中的抽搐,说道:“不用你给我钱了,昨天给的那些够我花到过年了,而且我自己身上也还有一些钱,过年回家买东西足够了!”

韩佳皱起了眉头欲再开口,但我却不愿意跟她再在这个问题上牵扯下去,便慌忙转移了话题,摆出无所谓的姿态说道:“靠,感情你这是真把我当成乞丐了是吧……而且,你见我什么时候跟你客气过了,要真有一天我混到吃不起饭的时候,自然会死皮赖脸缠着你的!”

韩佳撇了撇嘴沉默着,片刻之后才问我:“那工作上的事情……”

“到时再说吧……”

……

在工作这一天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思考着怎么拒绝韩佳这出于私心的决议,虽然我的确通过韩佳走了非正当竞争进了公司,但关于工作方面上的东西,还是觉得能少给她添点儿麻烦最好,毕竟她虽然嘴上没说,但我还是私下通过同事的口中得知,为了把我弄进这个从不养闲人的业务部,她甚至用自己的职场生涯跟领导做的担保!

一天的工作时间过去,在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我很准时下了班,开着自己的这辆破夏利摇晃在回家的路上,看着身边一辆辆开着豪车载着漂亮的姑娘穿梭在这城市的喧嚣中,我突然间发现自己此时生活的凄惨,并不是因为我有着仇富的扭曲心理观,而是由于我昨天把钱包中剩下所有人民币都给了关城的缘故,似乎连晚饭跟香烟都买不起了……

更操蛋的是路程过半时,由于我事先的疏忽大意,车子也因为没油的原因,也很不给情面的熄了火,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或事物,都有着一种对待弱者藐视的本能。

蹲在马路的边缘,看着眼前这辆因吃不起饭而闹情绪的夏利,我开始惆怅了起来,身上的零钱足够我坐公交回家,但车子总不能放在路边儿等交警来拖……

指尖的香烟不间断的燃烧,直到最终我把身上仅剩的那半包香烟都给抽完,便彻底陷入了焦虑失措的状态中,一遍又一遍的踩着“吱吱”作响的雪面打转。

忽然间,在商场的一个琴行门口,我似乎看见了两个曼妙的身姿出现在人群中,一个留着紫红色头发的短发美女,而其中一个让我似曾相识,仔细的在脑海中回想一遍,我这才记起她便是刚搬到我隔壁的那个美女邻居。

直到现在我还清洗的记得,昨天夜里在阳台上她还用脏水泼我来着,于是没再更多的熟虑,我下意识的像是一只等待猎物的饿狼般,以最快的速度朝她身前奔去。

“喂……”我像是一堵城墙般堵住了她们的去路。

我的美女邻居跟她身旁另外一个美女很是诧异的看着我,很快,紫红色的短发的美女便回过神来,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美女邻居,问道:“夕夕,这人你认识呀?”

“夕夕……”我皱起眉头看着她,问道:“原来你叫夕夕啊!”

在见到我站在她面前的人是我以后,美女邻居同样也皱起了眉头,之前嘴角还带着的甜美笑容,立即转换为了一种厌恶的神态,瞪着我说道:“我叫什么跟你有关系吗?”

我厚颜无耻的笑了笑,说道:“身为咱们小区里的扛把子,而你又偏偏是住在我罩着地盘的居民,我觉得我有必要知道你的名字,以便日后保护你的安全!”

“谁稀罕你保护!”她很显然并不理会我的无聊,一个侧身便直接从我身旁走过,却让我在她的背影下,落一份尴尬……不过让我感到莫名其妙的是,这个叫夕夕的美女邻居,似乎很是厌恶我,但我也从来没觉得自己长的是有多么招人讨厌?还是说我做了让她厌恶的事情?

在我郁闷的同时,这时她身旁另一位留着紫红色短发的美女凑到了我的身前,不怀好意的笑着问道:“喂……这位大叔,老实交代,你怎么会认识我家夕夕的,她可是到杭州还没三天呢,不可能在这边会有什么朋友,难道你们之前就认识?”

“谁是你大叔?别他妈跟我乱认亲戚好么?”我白了一眼身旁的紫红色短发美女,又说道:“她是住在我家隔壁的邻居……听你说叫什么夕夕,反正跟她也不熟!”

“是吗?跟她不熟你还来跟她搭讪?不过话说大叔,我见过太多跟诺夕搭讪的男人了,唯独你这种搭讪方式……真二逼啊!”紫红色短发美女很伤我自尊的鄙视了我一句,不过很快便又以另外一种复杂的眼色上下打量着我,小片刻之后,在我那位美女邻居的召唤下,她带着神经兮兮的笑笑容握住了我的手,说道:“我是诺夕的闺蜜,很高兴认识你……”

“哦!”我象征性的回应了一声,实际上从她的外形体态来看,虽然不能否认她的确有着几分傲人的姿色,但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像是个正经的女生,紫红色的头发以及大冬天都把胸露一半在外,更像是那种混迹在娱乐场所里的小姐……真不知道诺夕这样形象完美的女人,是怎么有这种看上去就很不正经的闺蜜!

在我跟这位紫红色头发小太妹聊天的同时,前面那个已经戴上口罩的美女邻居转过身来刻意的询问这个小太妹还要不要离开,最终眼前的这个小太妹回应了一声,继续露着那妖媚的笑容,说道:“大叔,我先走了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哦,等我把夕夕送回家,回来请你吃麻辣烫!”

说罢之后,眼前这位并不知道姓名的小太妹便很快跟随着住在我家隔壁那个可恶的美女邻居给召唤走,更让我无语的是原本自己是打算问我的美女邻居借个几百块钱给车子拉到加油站加点儿油的,但似乎还没等我来得及开口,她便用自己一贯对我的态度,让我看到了什么叫现实……

不过这次借钱的失败,倒是让我从这位短发小太妹的口中得知住在我家隔壁的美女全名叫做诺夕,虽然我并不知道诺夕这个名字背后的含义,但念起来倒也顺口……

人群中,美女邻居跟那个短发小太妹的身影逐渐消失,最终彻底消失在我有限的视野内,而由于短发小太妹临走之前交代过我,可以考虑等她回来请我吃麻辣烫,所以我没有选择离开,这其实不过是我安慰自己的一种说笑,实际上却是因为车子的捆绑,我压根不能离开半步。

我不得已蹲在自己的车子身旁,看着街边那一盏盏路灯接连亮起,随之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看着它们发呆,似乎这些街灯更能映衬出我此时的落寞……

寒冷的冷空气把我给冻的浑身哆嗦,还好此时的大雪已经停止了,不然我指定会被雕刻成一个活雪人的。

人群的涌流中,我依稀看见了那个让我此时最不愿意遇见的身影,她驻足朝我这边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她又很快随着拥挤的人潮离去,而我因为害怕自己落寞的一面被于叶扑捉到,在她驻足的那一瞬间便赶紧下意识的将头低下回避。

其实在我的内心最深处,我是渴望自己能够面带微笑的去跟于叶打个招呼的,可当那些撕心裂肺的记忆被牵起,相见只会红了眼……

看着城际边缘处,那些带着欲望闪烁着的灯火,我似乎在一瞬间看清了整个世界,又似乎在自认为被看清的世界中迷失,我的意识渐渐开始变得麻木……

手机铃声的响起,让我在恍惚中回过神来,接通电话之后才发觉这是老徐给我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中问我是不是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当然我给他的答案是肯定的,并约他两天后的夜晚在小区附近的茶楼见面,届时我也会把房子的租金及押金5000元钱交接给他。

实际上这一季5000元钱本身就是老徐对外开的价格,只是被关城财迷心窍多问那个女租客开了2000块钱而已,此时让我惆怅的不是关城多问诺夕要了2000块钱的事情会不会被道破,而是我该如何把关城花去了那笔租金,如数交到老徐的手上,要知道我此时可是连买香烟的钱都没了。

最终,我是问公司一个同事通过支付宝转账给我转来的五百块钱,才勉强找车把我拖到加油站加了些油才离开这里,而驾驶着这辆我跟于叶筹划了半年之久,才通过二手市场买来的夏利轿车,我觉得自己可悲到可怜的地步。

一个连油都加不起的人,还他妈有脸开着车上下班,这似乎更印证了“少壮不努力,老了开夏利!”这句时常被我自己拿来自嘲的谚语……的确,像我这种连油都加不起的人,开着这么不论价格高低的车,都让我深深感到了一种叫做羞耻的东西时刻挂在脸上。

站在小区楼下,这辆夏利轿车的身前,寒风迎合着昏暗的灯线,让我感到阵阵凄惨,我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曾一起跟于叶买车时的喜悦,还有时常拎着水桶一起洗车时的幸福感画面,可这一切的一切最终都没有逃过曲终人散的悲凉……

在这一刻,我产生了卖车的冲动,毕竟我要生活,我要如数拿出关城花去的那笔租金钱,然而这一切实实在在的压力,压迫的让我无法喘气,因为这就是生活,生活从来不会让人感到轻松!

只是,关于这辆车承载了太多属于我跟于叶的过去,我大可放着车子在家去乘坐公交上班,也可通过韩佳那里借到一小笔资金还账、或者生活,可这一切究竟是我想要的出路吗?要知道这车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的负担,更重要的是它已经成为了我那最不愿提及的过去……

我隐隐感到心中一阵烦闷,而压抑的情绪也在这瞬间被触及,恰不缝此时,那个住在我隔壁的女人诺夕,穿着一条长款米白色的羽绒服,很不合时机的从楼道走出,我们四目相望,却各自怀揣着异样的心绪……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