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3章 疯子只是曾经

灯火下 | 发布时间:2020-09-17 07:43:22 | 阅读次数:20987

女人之后的冷谈态度,让我对她的印象并不算很好,因为望着她给我直接发送回来的短信内容,实际上也并会有着太多的想法,倘若此时的我身在家中倒不不介意帮着去看一看,当然我始终很快,我决定还是让她去找她该找的人,便给她回复了一条消息,道:“我在公司加班……你给关城打个电话吧!”。...

女人之前的冷淡态度,让我对她的印象并不算很好,所以看着她给我发送过来的短信内容,实际上也并不会有着太多的想法,如若此时的我身在家中倒不介意帮忙去看看,毕竟我一直认为自己秉承了大中华的优良传统,否则也不会在深更半夜跑到西湖去接她了,可目前自己手头上的工作还没有完全处理,的确心有余而力不足。

很快,我决定还是让她去找她该找的人,便给她回复了一条消息,道:“我在公司加班……你给关城打个电话吧!”

女人片刻之后就给我回复了信息,说:“他说自己出差去桐乡了!”

“出个毛的差!”我幽幽暗自骂了一句,关城那王八蛋其实根本连个正经的工作都没,平时也就靠跑跑黑车赚点外快,说是去桐乡出差也就忽悠这种蠢人了!

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之后,我也并没有打算把关城的状况跟女人说明,便发短信说道:“那你自己到小区门口的五金店,跟老板说要一条疏通下水道的工具回去试试,如果实在不行就去找专业疏通下水道的过去修理吧,我记得楼梯走道贴的到处都是小广告!”

当我给女人回复完这条消息以后,她便再没有给我回复任何的消息,我不知道她的具体心理,也懒得去揣摩她的心思,所以紧接着也开始进入了工作状态。

在将近深夜十二点钟的时候,我终于忙完了手头上的所有工作,但由于没有吃晚饭的缘故,便像平常一样在公司楼下的小吃摊要了碗米线。

在来到这家公司上班之后,我一般晚饭都会在这家米线摊上随便对付几口,即便一直加班到深夜也会图个方便吃完回家……只是今天这顿“晚餐”才吃到一半的时候,关城那个号称去桐乡出差的货悄然无声的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扑去身上的碎雪,并不知廉耻的看着我笑道:“吃饭呢!”

“吃你大爷!”我喝下碗中剩余的米线汤,然后看着捂着肚子眼巴巴盯着我餐碗的关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我他妈就操了,你是不是把那女租客的房租给拿去了?”

关城习惯性的笑了笑,说道:“暂借而已……”

“暂借……你他妈还好意思说出口,今儿你不来我还打算去找你的!”说罢我便很快朝他伸手,问道:“钱呢?”

关城抽着香烟,却不回答我的问题。

我皱起眉头看着他:“你该不会把钱又打给那个贱女人了吧?”

“什么叫贱女人……毕竟也是我曾经深爱过的女人,说话别这么难听行么?我要这么说于叶你指定心里还很不爽吧?”

我深知以关城的德行不可能会把那些钱交出来,而看着他直到此时还选择维护那个女人,于是突然打心底产生一种很想抽他的冲动,但我深知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最终还是忍耐住情绪,讽刺说道:“她配跟于叶比吗?当初你前女友上大学,你他妈忙前忙后的给人当狗似的跑腿供她读书、给她买一切她想要的名牌衣服,后来她一句解释没有就把你甩掉跟了那个六十多岁的糟老头,现在人家玩腻了、不要她了,这他妈才想起你对她的好,当初干嘛去了?……最可笑的是你还就愿意去当这个傻子!”

关城的脸上有些不自然起来:“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她就想要一个iphone系列的新产品而已,刚好你说你那边有房子空闲着,那些钱我过段时间就会还你……而且其实我对她早都没了感情可言,反正出来混都是玩儿嘛,等我玩够就把她甩了!”说着关城掐灭指尖的香烟,又看着我道:“兄弟,要不再借我点儿生活费,我最近跟一朋友准备找出路,只要混……”

我有些近乎绝望的看着眼前这个曾跟我有过出生入死经历的兄弟,而记忆也随着他口中的那一句“兄弟”被带回到模糊的高中时期,那个时候的我们还很狂躁,纹身、吸烟、打架,说白了就是一个痞气十足的街头混混,成天借着上学为名义,在社会上干着四处打杀的生活,而关城绝对是那种为了一句兄弟便可为他出生入死的人……

回想自己曾经的过去,才发觉这些年活的这么没有出息,而那些过去的过去终究要化作风尘,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

看着自己手腕儿纹着的那个刺眼的文字,我尽管十分厌恶曾经的自己与此时的关城,但还是忍着气的把今天从韩佳那拿来仅剩的两千多块钱递到了关城的面前,严正声明道:“疯子只是曾经,现在站在你眼前的,只有顾小枫……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如果你还是这么的执迷不悟荒废自己的生活,那在你的生活中也不会再有顾小枫这个人!”

将全身所有的积蓄都留给关城之后,只感觉心中好似遗落了些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又无处去找寻,就像是天际边那带着尾巴滑落的流星,除了一瞬间的光影,没有人知道它是否真实的存在哪个星系。

“顾小枫!”

我回头凝望着关城。

“谢谢了,兄弟!”

我沉默着,最终只是有些无力的叹息……

回到自己所住的地方,心情却因为今天关城的出现而有些低沉,有时候我在想人生到底是怎么一个定义,虽然始终找不到答案,但却能深有体会感触到它的真实。

虽然生活现在并没有给予我财富,但我却对此相对的感到满足,如果当年不发生那件事情,我想此时的我也不会有大学经历,尽管我最终没能顺利拿到毕业证书,也更不会有我此时的现在,或许是进了监狱?还是只剩下一个墓碑被雕刻在孤独的陵园……?

隔壁阳台上那昏黄的灯线亮起,因为隔壁长时间不住人的缘故,而我的视线在一瞬间朝前看去,紧接着便看见住在我隔壁的那个女租客的身影,端着一盆需要晾晒的衣服在衣架上来回忙碌,让我意外的是她这一次并没有再戴口罩,反而把她刚洗完脸,最纯真、不施粉黛的姿态展现在我面前,头上带着一条粉红色的发带,年纪看上去跟我没有并多少差距,但出乎我意外的是,这个女人美的简直不属于凡尘!

在我惊讶于她的美丽之时,她似乎也发觉到了我在阳台的存在,不过仅仅只是瞥了我一眼,便即刻端起水盆准备转身回房间,似乎我对她而言就是她阳台上的一束枯萎的盆栽般没有灵魂。

女人的容貌美到让我吃惊,不过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她似乎已经搬进这套房子来住了,同样的我也有些不满意她对我那种爱理不理的态度,便打发着无聊开口叫住了她,说道:“喂,你家的下水道修好了没?”

她轻轻咬着嘴唇瞪了我一眼,好似在计较我没有帮她修下水道的事情,于是反手便把原本装清洗衣物的水盆里剩余的脏水朝我这边的方向泼来,只是由于隔了一些距离的缘故,并没有泼到我的身上,但还是惊的我下意识朝后闪了两步,把那些堆放着的易拉罐弄倒满地。

看着女人带着一丝傲娇的得意离开,我有些窘迫的摸了摸鼻子……

不过对于我而言,似乎自从老徐夫妇搬到新房去住的这半年里,能从隔壁看到有人出没,倒是一件让人莫名觉得欣喜的事儿,何况住在我家隔壁的还是一位貌若天仙般的女子,光是想想便已经觉得心情大好。

侧躺在自己床上,刚好视线能看到隔壁的阳台传来的灯线,于是情不自禁的会在脑海中猜想隔壁那个猜不透性格的女人此时在做些什么,但没等我细想太久,我眼前便陷入了一片漆黑……隔壁的女人似乎刻意跟我作对般熄灭了阳台上的灯线。

孤独夹杂着寒风的咆哮声肆虐我的脑神经,这个夜晚我从对隔壁女人的愤愤不平,又到无休止的回忆过去、幻想未来,终于由于之前睡眠不足的影响,慢慢的在浑然不觉中睡熟过去……

次日,我回到公司,隔壁女人的出现本质上并不会影响我的生活,虽然我承认她拥有着一张仙子般的脸蛋儿,但毕竟我也只是个凡人……所以生活不过依旧像之前一样吃完早餐,然后便开始全身心忙碌起来,虽然这种机械式的生活很枯燥,却能让我不分心去想那些感情上的挫折,也能在不休闲的时候,回避孤独。

直到韩佳拿着一份文案不知在我身后站了多久,我伸懒腰的瞬间,不经意碰到了她的纤滑的手掌,我这才发现她的存在。

她一脸嫌弃的用力拍了拍我的手背:“把你的爪子拿滚走!”

我摇动脖子活动颈骨,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厚颜无耻道:“韩总监,就算你想对我职场潜规则,也不要做的这么明目张胆好吧?”

“就你那身体条件除了能耍耍嘴皮子,还能有点儿其他用?”

“靠……平常最低半个小时好吗?”

“半分钟还差不多!”韩佳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然后很使劲儿的用手中文案在我脑袋上拍了一下,又用余光扫了扫周围那些各自忙碌的同事,低声说道:“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正事儿跟你谈!”

“哦!”

……

来到韩佳的办公室,我便很快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开始没完没了的对着她办公室里栽培的那些花花草草自言自语的聊天,而一旁的韩佳则是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不耐烦的瞪着我说道:“顾小枫,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这么幼稚了!”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她:“什么叫幼稚,世间万物都是有灵性的,我与它们之间交流的秘密又岂能是你这种凡人能理解的!”

“滚!”

韩佳不愿意搭理我的无聊,很快便把办公桌上的一份资料递到了我的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份资料你看一下!”

当话题交涉到工作的范围,我便很快没了嬉笑的的心态,虽然我很喜欢跟韩佳斗嘴骂架的时放松心态的自由,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儿下限,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做一些特殊的事情是我工作这几年学会最基本的一项技能。

韩佳给我看的是一份叫做“拾年以前”咖啡馆的资料简介,里面大概介绍了一些关于这家咖啡馆的起源故事以及运营模式。

几眼扫完手中这份资料之后,我困惑的看着韩佳,问道:“我记得‘拾年以前’这家咖啡馆的消费者定位都是一些文艺青年,而且他们咖啡馆的取址也都普遍都在一些类似乌镇、丽江这样具备文艺气息的古镇,咱们‘和美约’杭州分公司的业务范围还没有普及到外地的市场吧?”

韩佳点头道:“你分析的没错,‘拾年以前’这家咖啡馆的确是只开设在具备文艺气息的古镇,而且也只开设在古镇,关于这点儿我们没有必要考究……不过别忘了杭州也是属于旅游城市,相对来说多少也有一些文艺气息的存在,这一次他们公司的咖啡馆选址在西湖附近,而我们公司的目标便是拿下与他们的商业战略合作,之前曾经因为网上流传的一段的广告,让所有人记住了‘别让你的下一个是十年,只剩下匆匆!’这句台词,也记住了‘拾年以前’这家咖啡馆,同时也让所有人重新认识了乌镇……这一次我们只需要让杭州本市的消费群体,在记住‘拾年以前’的同时,也记住我们‘和美约’,认识我们‘和美约’!”

我很是质疑看着韩佳道:“我们公司毕竟只是一家团购类型的电商网站,而且使用我们的移动终端消费几乎已经成为了消费者的一种生活习惯……不过虽然也线下也会为商家做些营销策划,但能力资源方面铁定比不上更加专业的广告策划公司……!”

“不需要你担心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韩佳咬牙切齿的瞪了我一眼,似乎是不满意我的愚钝,片刻之后随即继续说道:“他们公司有自己的广告策划合作公司,也对自己的产品定位很另类,所以我们公司只做自己本内事,领导很看重这一次的战略合作,如果这次合作成功的话,这将是我们公司在这个领域完成的一个全新的突破,我们需要的是突破自己明白吗?……据我所知,目前他们公司负责这个项目的人已经来到杭州了,而且据说已经有同行开始跟他们陆陆续续接触了,我是打算让你跟随我来负责这个项目,如果这次项目拿下来的话,这会对你以后的升职方面又很大的奠基!”

“让一个高档产品低价上团购……真他妈是领导的脑袋秀逗了,你是不知道他们对自己的咖啡定位有多另类,想让他们上廉价的团购,简直就是扯淡,而且据说他们老板是一个拧着脑筋的文艺青年……不但跟他说不清这事儿,更关键的是这会整体拉低人家在消费者心里的品牌地位好么!”

韩佳怒视着我:“你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难道说肯德基的品牌没他大?不是照样都上团购了吗?”

“这不是相不相信你的问题,肯德基的经营模式跟消费定位跟人那压根儿就不是一个类别的,你别在品牌里挑刺了……”

我有些焦虑的看着韩佳,其实对于工作而言我倒并不畏惧任何挑战,只是因为这个项目比较特殊,想必部门下面的老同事大多也都会为这个项目争的头破血流,毕竟我只是一个入职连一星期都没有的新职员而已。

如果我就这么跟韩佳一起去着手负责了个项目,让我担心的是这一次会因为我的缘故,给韩佳在工作方面带来不必要的负面影响,虽然我也会偶尔跟韩佳在公司开开粗俗恶趣味的玩笑,但那也都是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而这一次,却更像是名目张大的跟那些老同事们,宣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