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四章 李恒

孤墨燃 | 发布时间:2020-09-17 05:59:59 | 阅读次数:14945

充满自信,你也也可以去全新挑战,但是结局……鬼魔窟是一个极端化可怕的地方,里面放佛真有鬼神通常,只要你进来的刀客剑客都要杳无音讯,生死不知道。但这个地方始终广泛流传着一个真理,只要你你从鬼魔窟出,你就是天下第一。十多年来,李恒是唯一一个从鬼魔窟出的他的刀很快,你闭眼的时候,你甚至不知道你是如何闭眼的。。...

  他的刀很快,在你眨眼间,便能在你身上留下数不清的伤痕。

  他的刀很快,你闭眼的时候,你甚至不知道你是如何闭眼的。

  扬州一直有这么一个寂寞如雪的刀客。

  他便是快刀李恒。

  李恒和大多数刀客一样喜欢喝酒,喜欢坐在客栈的角落里一个人默默地喝酒。他在喝酒的时候周围是不敢有人呆着的,虽然他脾气很好,不轻易发火。

  只要练刀的人都听过李恒的传说,只要想扬名天下的,也必会去挑战李恒。

  如果你有足够多的自信,你也可以去挑战,不过结局……

  鬼魔窟是一个极端恐怖的地方,里面仿佛真有鬼神一般,只要进去的刀客剑客都会杳无音讯,生死不知。但这个地方一直流传着一个真理,只要你从鬼魔窟出来,你便是天下第一。

  十多年来,李恒是唯一一个从鬼魔窟出来的刀客。

  陈木端着酒小心翼翼地给眼前这位刀客倒上,他并不知道这个刀客的名字就是李恒,即使知道,他对李恒的态度也一样。都是小心谨慎,惶惶恐恐仿佛害怕一丝一毫出错。

  “小二,坐下来喝一杯如何?”李恒看着这个认真的小二,忽然觉得这个小二是他见过最认真敬业的一个,所以他有些好奇。

  “不了,我还有许多东西要忙。”陈木脸色有些苍白,摇摇头。他并不喜欢和这些带刀的下课打交道,他知道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那忙完了,我请你喝一杯如何呢?”李恒越来越觉得这个小二有趣了。他回答自己的时候,不卑不亢既不显得失理,也不显得卑微,仿佛一切都是那么正常。

  “我……不会喝酒。”陈木苍白的脸微微发红。

  “人总会有第一次的,酒可是好东西,能让你忘记烦恼,让你进入另一个世界。”李恒将刀移了移,眯着眼看着陈木。

  “哦……”陈木点了点头,只是转身朝着厨房走去。有李恒在的时候,往往是陈木最轻松的时刻。因为陈木只要为李恒一个人端酒上菜便可以了。

  “呵呵,了不得的小二啊!”李恒直到陈木消失以后才长长一叹,不住摇头,仿佛可惜什么。

  来到缘来客栈已经有一个星期时间左右了,这一个星期里,陈木每天晚上都会做着那个世界的梦,在那个世界,一切都显得非常真实,他的已经越来越觉得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

  那个梦里,他从出生,到成长,并且学习认字,学会交女朋友,然后一直到车祸死亡。

  每当梦醒的时候,陈木总会觉得头痛欲炸。

  趁着几许空闲时间,陈木坐在池塘边呆呆盯着已经结冰了的池塘。

  雪已经开始消融了,天气也已经越发寒冷,如果自己不是进了缘来客栈,恐怕自己已经冻死了吧。

  想着想着,他便想到了那具冰冷的尸体。

  虽然这缘来客栈里一直没死人,但他却觉得一场更可怕的危机即将降临。

  太宁静了,一切都宁静得可怕。

  阿豪躺在厨房的柴堆里,饭的香味让他陷入深思。

  李恒与宋阙并没有什么直接上的冲突,两个完全不相熟的人怎会有冲突?以李恒的为人,根本便不屑与宋阙这种级别的人动手。

  当然如果实在要说共同点的话,宋阙与李恒都是用刀!而且宋阙也正是死于刀下。

  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宋阙为了挑战李恒,却是挑战失败……

  缘来客栈剩下的住客当中,有峨眉的沈秀心,天山的朱武视,只是两人一个用剑,一个用环……他们断然不可能让宋阙身上留下那么整齐的伤口。

  到底是谁?

  门外传来一阵轻柔的脚步声,许晴走进厨房。

  “有眉目么?”

  “没有。”

  “那你也别多想,反正这里死人也不是一次两次,这种无头案实在是太多了。”

  “哦。”阿豪点了点头,从柴里站起来,慢慢摆弄了下灶下面的火焰。

  火光照着他那张深思的脸……

  ……………………………………………………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的人已经开始怀疑我是杀人凶手了吧。”

  当陈木坐在李恒对面的时候,李恒便笑了起来,他的眼神好像看出了一切。

  “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你不大可能是杀人凶手。”

  “哦?你怎么知道?”

  “猜的。”

  李恒哑然,他满以为能在陈木口中听出点道理,却没想到陈木仅仅是猜的。

  陈木呼了一口气,他自然不会说李恒身上的杀气很淡,也不会说自己猜测的真正原因。

  “如果你是一个刀客就好了,那样的话,我们估计有很多共同语言。”

  “为什么?”

  “因为你很认真做每一件事,像你这样认真的人,无论练任何东西都不可估量。”

  “可惜,我天生就不是练武的料,呵呵。”

  “哦?”李恒眼神忽然一凝,顺手用左手搭在陈木的右手上,微微动了动。

  陈木并没有反抗,久病成懂,他自然明白李恒是在为自己搭脉,无论如何搭脉都改变不了自己经脉堵塞的结局。

  “可惜了……”李恒松开手,却是摇摇头。

  “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我能够来到这个世界并且活下来这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恩赐了。”陈木被那些梦扰乱了心神,等到完全静下心来的时候,他懂得了生活的不易。

  人最大的奢侈便是活着,笑着。

  “哦?”李恒眼神异色一闪而逝。和陈木一样懂得了人生的真谛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喝酒吧,虽然我不会喝!”当举起酒杯的时候,陈木闭上眼,心中却是颤抖。

  废物这个词已经太刺痛他了。如果没有那些梦,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父亲,他估计完全丧失了生的希望。

  ……………………

  当陈木摇摇晃晃进入柴房的时候,许晴不知怎的已经在门口等着他。绿色的袍子衬托着许晴那玲珑身材,在冷风中如同坚强的梅花。

  是的,陈木觉得许晴比梅花更加漂亮。

  许晴太完美了,人美,心也美。

  但是陈木却吓了一跳,甚至酒都醒一半了。他想起来,自己一个下午的活什么都没干!

  “我……”陈木见许晴脸上无悲无喜,他的心中更为紧绷了。

  “酒的滋味不怎么好吧?”许晴既不生气,也没有笑,依旧是那般淡淡模样。

  “嗯。”

  “听说酒能让人忘了东西,忘记忧愁是么?”

  “不是。”陈木摇摇头,嘴角有些苦涩。

  “去厨房拿完醒酒汤吧,记得下次别再那么喝了,你毕竟不是喝酒的人。”许晴突然叹息,然后摇摇头,目光有些同情。

  她调查过陈木,自然也知道陈木的难受之处。

  即使许晴自己,也是会点内气的,寻常汉子根本便近不了她的身,但陈木一个男人却是经脉堵塞……

  很可怜,但难能可贵的是他能够坚强地活到现在,并且一直带着某种希望。

  值得同情的一个男人。

  “啊?”

  “下次喝酒的时候注意点,别喝那么醉了!”许晴的声音如同仙乐一样在陈木脑海里徘徊……

  陈木真的醉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