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三章 死尸

孤墨燃 | 发布时间:2020-09-17 05:59:58 | 阅读次数:17701

费。而现在的却一地都是血,早已咽气。那条铺满雪的小道放佛很漫长的旅程,他每走半步都会觉得无形之中有双眼睛正始终盯着他。他突然间颤抖着出来,本能便倍感一切未知的恐惧。死人实际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四处粘满血,又不明白究竟是谁杀的死人。一切未知永远是是可怕的,“这种事情,你只会见到更多,现在都适应不了的话,趁早滚蛋!”阿豪看着脸色苍白的陈木,淡淡地摇头。。...

  血腥的味道让陈木想呕吐,人性本能对尸体的敬畏感让陈木看了一眼便远远离开了。

  “这种事情,你只会见到更多,现在都适应不了的话,趁早滚蛋!”阿豪看着脸色苍白的陈木,淡淡地摇头。

  陈木仿佛没有听到阿豪的话一般,走下楼梯,然后朝着柴房方向慢慢移动。

  许晴看了看陈木,张了张嘴,却并没有说什么话。

  因为她懂陈木这种表现。

  刚在几个时辰前,陈木还为这个客人倒满热水,并且拿到这个客人送给他的一文钱小费。

  而现在却满地都是血,已然断气。

  那条铺满雪的小道仿佛很漫长,他每走半步都觉得无形之中有双眼睛正一直盯着他。他忽然颤抖起来,本能便感到恐惧。

  死人其实并不恐怖,恐怖的是到处沾满血,又不知道到底是谁杀的死人。

  未知永远是恐怖的,而且陈木有种预感,接下来死的人会更多。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能好好活下去,没有仇恨那该多好啊。

  陈木浑浑噩噩地走进柴房,顺便关上了柴房的栓。今晚他肯定会做噩梦,而且是那种半夜会惊醒的噩梦,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死人,但结局还是和第一次一样的。

  然后在不知道什么时刻,陈木手中又出现了那把飞刀。

  “我,可以的。”

  …………………………

  死人总要搬离,死过人的屋子也总是要清理的。

  “将尸体送到不远的停尸房,至于有没有人认领,那就不是我们的事情了。”阿豪擦干净死者屋子里的血迹,并看着陈木。

  “我……”虽然那具尸体身上已经没有血液了,但陈木的脸色仍旧很苍白。

  “滚还是搬?”阿豪冷冷地盯着陈木,直到将陈木的头都盯得低下去。

  陈木最后还是选择了搬,对于他来说,这份活计实在是太重要了。陈木咬着牙,身体弓起来默默地将尸体扛在肩上。

  方才陈木回柴房没多久便被胖厨子阿豪给叫醒了,并被拉到这间恐怖的屋子里,任务自然是搬尸体。

  在黎明到来前处理尸体处理血迹自然是最好的,那样的话第二天仍旧可以照常开业。

  陈木离开后,许晴便从屋里走了进来,陪在许晴旁边的是一个皱着眉头的胖子以及一位妇人。妇人进来的时候带上了门,几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死人名叫宋阕,是一个巴蜀商人,住到缘来客栈仅仅三天时间。

  在住人的地方死人,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

  “老板,老板娘。”阿豪低头叫了一声,然后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阿豪,三天时间能不能找出凶手是谁?”胖老板气愤地一拍桌子,圆溜溜的脸气得直打颤。

  “宋阙虽然是个商人,但却是个武林好手,而且极为警惕,寻常人要杀了他困难得很。客栈住着十一个女人,这些女人都可以排除。”

  “排除?”妇人奇怪地问出来。

  “宋阙全身上下有四十多处刀伤,但这都不是致命的,让他致命的原因是他脖子上的抓横,他的喉结是直接被捏断的,而且爪印宽厚,不是女人的手。”阿豪回忆起宋阙尸体的模样,极为冷静地说道。

  “如果那个女人的手是畸形的呢?”许晴美目眯了起来。

  “这些女住客在住房的时候会画押签字的,我相信如果对方是畸形,老板一定会看到吧?”阿豪看着胖老板。

  “不错,那十一个女人可以排除。”许攸虽然年近五十,身体肥胖如猪,但人却是很细心,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撑着这个缘来客栈三十年,从一家毫无名气的小店开到一家客栈。

  这本身便需要细心。

  “剩下的,有八个人,当然……陈木也算一个,在这个小子进来的时候,我调查过他的身世,发现他的父亲是唐啸。”阿豪摸着椅子的扶手,他的眼神盯着窗外,他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

  “唐啸?二十年前叛出唐门的那个?”

  “是,二十年前,唐啸为了一个农家女与唐门反目,最后隐居在扬州境地。”

  “陈木可以排除,在人被杀的时候,他和我在院子外,不具备时间,而且,陈木只是个普通人。”许晴倒是没有笑,陈木还有这么一个身世,但即使如此,许晴还是将陈木排除在外。

  “只能说嫌疑少一点,但不能说没有,除了陈木,那么我们这里的客人之中还有七个。”厨子阿豪此刻如同一个睿智的老者一般,双眸闪出几许精光。

  “那么你认为哪个人嫌疑最大呢?”许攸看着阿豪。

  “快刀李恒!”

  “李恒?”许攸眯起了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

  …………………………

  此刻的夜晚是冰冷而又寂静的,但却不黑暗。大片大片的雪铺在路面上让人很容易就看到外面的世界。

  停尸房虽然在阿豪说来不远,但也要经过一片小树林。

  夜晚,背着尸体经过小树林这种滋味并不好受。宋阙的身体已经僵硬了,陈木背着这具尸体就如同背着冰块一样难受。他每走一步雪地里都会留下深深的脚印。

  他尽量让自己不去想神鬼之类的传闻,尽量往光明处想,但人便是这样,你越叫自己不去想,脑海中浮现的往往就是你不想的东西。

  如果,背后这个人忽然动起来怎么办?如果他变成僵尸,那可……

  一阵冷风吹过,陈木颤了颤,当抬头的时候,他看到了小树林。

  相比雪地里的白,小树林里黑得要命,谁都不知道这片小树林里藏着什么东西。

  不就是背个死人么?

  陈木吞了口唾沫,然后狠狠咬牙,终归是让自己打颤的双脚停了下来,一步步继续朝前走去。

  人总是有恐惧的,当陈木进入小树林的时候,他觉得四周都有一双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

  二十分钟后。

  停尸房看守员张桂坐在暖暖的火炉旁,无论外面多冷,这间小屋子里总是暖暖的。

  “啪,啪!”

  “谁啊,这么晚了!”当屋外传来敲门声的时候,张桂不耐烦地对着门喊了喊,但身体并没有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意思。

  这么冷的天,即使稍稍开门都会让屋外的冷风灌进来。

  “有人么?”

  “有,聋子啊,没听到声音?”

  “开门,开……”

  “**的谁啊,什么事?”

  “有人死了,放……”

  “明天过来!”

  “那……可是,我没地方放啊!”

  “放在屋外,我明天拿!”

  “哦。”

  “真是的,一点都不上道!”张桂听外面声音小了,狠狠地骂了一句,随后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微微眯起眼,准备好好睡一觉。

  在停尸房,他可是最大的,而且,他与扬州权贵有些关系,所以才对门外这人如此不屑。

  即使门外之人再厉害又如何?

  惹毛我弄死你。

  十分钟以后。

  “啪,啪!”

  “**谁啊!”

  “啪,啪!”

  “我草!”

  当张桂骂骂咧咧走出去,准备开门教训下门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小子的时候,门栓忽然自己动了下!

  “刷!”

  一道影子闪过,张桂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那道黑影……

  屋外窗户纸上,溅射出一片血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