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第二章 指引

孤墨燃 | 发布时间:2020-09-17 05:59:57 | 阅读次数:24514

同什么都没听见一样离开了。长刀的客人看了陈木几眼,接着喝了一杯散着热气的黄酒,不知道怎的几分怅惘在心中,他难免叹了口气。“知己难觅啊!”陈木回厨房的时候看见那叫阿豪的胖厨子正认真地地用勺快速搅拌锅里面的汤,那种感觉就像是是一个艺术家瞧“江湖,已经很寂寞了!”汉子只是淡淡看了陈木一眼,然后闭上眼睛,任由陈木慢慢离开。。...

  陈木没有被横刀的汉子给杀死,他活了下来。

  “江湖,已经很寂寞了!”汉子只是淡淡看了陈木一眼,然后闭上眼睛,任由陈木慢慢离开。

  扬州的江湖其实是比较小的,每天都上演着杀人与被人杀的事件。

  你杀我全家,我侥幸活下来,苦练功夫,然后杀你全家。

  这种恶性循环在陈木看来十分不可取。

  陈木对横刀客人那番自言自语或者装深沉的话打心眼里有些反感,但自己又找不到理由反驳,更本着无事生息的念头,陈木就如同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离开。

  横刀的客人看了陈木一眼,然后喝了一杯散着热气的黄酒,不知怎的几分惆怅在心中,他不免叹了口气。

  “知己难寻啊!”

  陈木回到厨房的时候看到那叫阿豪的胖厨子正认真地用勺搅拌锅里面的汤,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艺术家瞧艺术品一样认真。

  陈木不想破坏厨房里这份奇怪的宁静,又不好转身离开厨房,所以他只得站着看阿豪。

  大概十分钟以后,阿豪面上露出了笑容,然后慢慢地合上锅盖。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站在旁边发呆的陈木,随后笑容变成了皱眉。

  “没事情做了?”

  “嗯!”

  “我们客栈总共有五十间房,一般情况下会住二十多位客人,你去劈柴烧水。然后将烧开的热水端到每位客人的房中。”阿豪指了指屋外不远处的热水房。

  “哦!”陈木点点头,朝着热水房走去。

  陈木离开半天后,许晴面走进厨房。

  “阿豪,陈木怎么样?”

  “人笨了点,但做事还算认真,马马虎虎吧。”阿豪坐在火堆旁,火光印出了他那张略显疲惫的脸,他手中捏着手腕粗的柴,准备等到火势稍低便送进去烧。

  “像他这样认真做事的人可不多了。”许晴刚才经过走廊,不经意间看到陈木满头大汗地提着热水挨个敲门进去送水,心中略微有些触动。

  “刚开始都是这么认真,等日子久了,谁都不知道。”阿豪摇摇头,说完后便不再说什么了。

  “我有一种预感,即使再过多长时间,他还是这样认真。如果他真是这样的人,你的厨艺恐怕就有……”

  “他能熬过去再说!”阿豪闭上眼睛,手中的木头被他捏成了两半,然后塞进火堆里。

  许晴沉默下来,她很聪明,自然知道阿豪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

  当陈木将楼下客人吃的碗全部洗干净放好,关上客栈的门以后已经是半夜了。胡乱吃了点东西,陈木便来到柴房,开始了他一天必做的功课。

  我笨,天赋也不如别人,甚至父亲说我经脉堵塞,终其一生都无法成为高手。

  但……

  陈木拿出那把飞刀,飞刀的长度和陈木的中指一样,薄度和陈木的指甲一样。

  他凝视着这把刀,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我可以变得很强,这个世界上的路太多太多了,别人说我废物,那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看清所有的路!

  陈木用两根手指捏着刀,然后闭上眼,手指的轨迹慢慢划破空气。这个时候的他听到了窗外的风声,根据风声,他能够辨别出风的方向,速度。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屋檐上那摇摇欲坠的小石头。这便是他一天的功课,感受!

  “当我能够分辨出雪花滴落瞬间,并且一刀飞出去能够刺穿那片雪花的话,那么我觉得我的刀已经成功了。”

  静下心的来陈木觉得自己的世界只有三种事物,自己,目标,飞刀。

  “啪!”

  陈木的耳朵忽然一震,他睁开眼,刹那间,他手中的飞刀便已是脱手!

  飞刀刺穿了窗户纸,划破空气,在雪地上就如同一刀闪电一样破开万物。

  陈木的呼吸极为急促,好像浑身的力量都已经被抽干了。

  “扑哧!”

  飞刀刺穿了那摔下来的石头,并狠狠地扎在房檐上,同时在飞刀刺穿石头的瞬间,石头层层龟裂,落地后化为粉末。

  呼!陈木长长吐出口气,他的手慢慢极为麻木,整个人躺在草垛上。

  那样的速度,还不够!速度还能提升一点,下一次,我一定要更快!

  躺了一会,陈木站起来,蹑手蹑脚地推开门,在确认旁边没什么人以后,搬着梯子爬上屋檐取下飞刀。

  “这么晚了,还不睡?”

  “啊……”

  当许晴声音响起来的时候,陈木一震,然后一不小心从梯子上面狠狠摔了下来……

  脑袋与雪地接触的感觉,相当不好!

  “扑哧!”

  看到陈木从雪地里爬起来的狼狈样,许晴不自觉便扑哧笑了起来。

  陈木傻傻地看着许晴的笑容,觉得脸如火烧一样难受。

  “木头,你是不是做贼了?老实交代!”许晴笑毕,故做生气地叉着腰盯着陈木。

  “我……没有”

  “那你跑屋檐上干什么?难不成是乘凉?”

  “我,上去看雪花。”陈木低下头,心中有鬼的他自然不敢直视许晴的眼睛了。

  “上去,看雪花?”许晴古怪地盯着陈木很长时间直到陈木一声不吭后这才摇摇头“算了,我也不逼问你了,只要你不做对我们客栈有害的事情,其他随你,不过,如果……”

  许晴的脸冷了下来。

  “如果你敢做什么对不起客栈的事情……我绝对会毫不留情!”

  陈木感到许晴身上带出了一股难以言语的杀气,陈木相信这是真的。

  “我不会做那种事的。”

  “那最好,好了,这么晚,你也累一天了,早点休息吧!”许晴见陈木这般声音倒也诚恳,她也不打算为难陈木,于是挥挥手,示意陈木离开。

  听到这个声音,陈木如蒙大赦,忙着整理凌乱衣衫屁颠屁颠朝柴房奔去。

  “真是的,难道我就长得这么丑让你多看一眼都不想?”见陈木跑得如此之前,仿佛恨不得腿下生风,许晴不免有种奇怪的感觉。

  罢了罢了,我怎么会这般想呢?真奇怪了。

  “啊!”

  许晴摇摇头,正准备回房去的时候,远处的客房里,忽然传来悲惨的呼声,紧接着三十六号房的烛光亮了起来。

  许晴脸色大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