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中原名士

吴意 | 发布时间:2020-09-17 | 阅读次数:27945

公子备感祟拜和很亲切。反倒那个二公子韶严平常摆着一张面瘫脸,练起功来玩命,还一言不合就就摆架子,不少男弟子都曾陪他练剑时打得骨裂。再再加两位公子的夫人性格各异,大略有所相同,大夫人叶秀文是原是庄主亲手教授的弟子,一身功夫不简单自不在话下,二夫人秋言终于在一处偏僻的假山后面看到了蜷缩在一团的韶泽,他紧紧地将自己抱在一起,一言不发的看着地面,秋言的如释负重,她怜惜的跑过去,小声喊道:“泽少爷”。...

  百草阁的药草味儿一直不断,让路过的山庄长老们唏嘘不已,纷纷责备道:“唉,幸好庄主的山庄没有及早交到他手里,不然韶城山庄就要改为韶城药庄了”

  然而身后跟随的弟子们却不以为然,他们倒认为得每次闻到从百草阁中飘来的药草味儿只觉得神清气爽,一天的烦恼都没了。其实,做主要的是庄中凡有弟子生病或是练功骨折都可随便到大公子这里来治病,不收银两。也许是出于这方面的,大多弟子们对这位温文如玉,一身钻研药材的大公子倍感崇拜和亲切。反而那个二公子韶严平时摆着一张面瘫脸,练起功来玩儿命,还动不动就摆架子,不少男弟子都曾陪他练功时打的骨折。再加上两位公子的夫人性格各异,大有所所不同,大夫人叶慧琳是原是庄主亲自教授的弟子,一身功夫了得自不在话下,二夫人却是庄外城主的小女儿,虽然地位相对来说比大夫人高,但是性格泼辣,又不会武功,对待下人和弟子们极为凶悍,使得不少人看见她都巴不得绕道而行。反观大夫人,为人贤惠,端庄,长得又极为美丽,功夫好却从不显摆,认真的教授弟子们的武功,庄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喜欢她。而且两人生的儿子差别也很大,煜少爷聪明伶俐,身体健康,一点就会,泽少爷却软软弱弱的一身病,一练功就浑身疼痛的起不来,所以,庄中人经常慨叹:“同样的两位公子为什么差别就那么大?”虽然他们挺为泽少爷感到可惜的,但是相对而言更加偏爱煜少爷。

  秋言终于在一处偏僻的假山后面看到了蜷缩在一团的韶泽,他紧紧地将自己抱在一起,一言不发的看着地面,秋言的如释负重,她怜惜的跑过去,小声喊道:“泽少爷”

  韶泽害怕的抬起头,一双孤独无助的眼睛盯着她看。

  秋言蹲在她身边,细细问道“在干嘛呢,泽少爷?”

  韶泽不说话,又低下头去。

  秋言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此时此刻,他真的只是一个孤独无助的孩子。她默默地陪着他,安慰他道:“你不要太难过,二夫人其实是爱你的”

  韶泽依据不说话,只是身体却在微微颤动,他紧紧地保住自己抽泣,他突然说道:“他们……都不喜欢我……我没用……娘不喜欢我……爹不喜欢我……爷爷也不喜欢我……他们……他们”

  “我喜欢你呀”秋然突然道。

  韶泽缓缓抬起头来,满面哭相带着不确信的神色看着面前的这个姐姐。就是她,替自己挨了一鞭子。

  秋言对他笑爽朗一笑,道“泽少爷,我喜欢你呀”

  一阵风拂过,吹起地面上的落叶,这个角落本来就是个荒凉的地方,但是对于韶泽来说,他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在他难过时有一个少女轻轻来到他身边对着他说“泽少爷,我喜欢你呀”

  西风大漠,狂风卷起黄沙,呼啸的声音如大得吓人。黑鹰洞中,赵忠仁在柱子上被绑个结实,此刻他已经醒过来,疲惫的睁开眼看着面前狰狞的一切。

  穆扎正好豪迈的喝光一坛子酒,单手举着坛子对赵忠仁说:“哈哈哈,还是中原的酒烈”然后,扔在地上,酒坛发出刺耳的爆破声。

  “还不快给赵先生松绑”穆扎半躺在狼皮椅上,说完还咂咂嘴,回味着烈酒的余香。

  一个弟子对着柱子咔咔几刀,赵忠仁苏不及防,瘫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洞中的沙漠雄鹰见状哈哈大笑。

  穆扎皱了皱眉头,命令道:“还不都给我住嘴!”

  赵忠仁被人扶起来,他一把甩开了扶他的二人。

  “要杀要刮,给老夫来个痛快的!”赵忠仁道。

  穆扎哼地一笑,道:“你就是中原那个名士赵忠仁,我不杀你”

  他从椅子上走下来,身边的那些侍卫跟在他身后,然后,只见他当着所有沙漠雄鹰的面对赵忠仁鞠了一躬,附手道:“请先生助我”

  洞中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赵忠仁,他愕然道:“你这是要做什么,我是不会当你们这些野蛮人的”

  也许是事情来得太快,以至于所有人都接受不了。

  世人都说大漠霸主穆扎是个凶悍残忍的家伙,被他盯上的人只有一个死。

  可如今他竟能给一个中原人鞠躬,恳求他留在他的大漠,还是当着所有沙漠人的面。

  赵忠仁拔起边上人的刀就往自己脖子上抹,被穆扎一掌劈开。

  穆扎闭着眼强忍着自己发怒,露出本性,大喝一声道:“来人,把它们都带过来!”

  不多会儿,洞中上面第二层传来凄凄惨惨的哭声,赵忠仁猛地抬头看去,竟然全部都是妇女和小孩儿。此刻,他们全部被一个个架在刀上,随时会死。

  赵忠仁急道“穆扎,快放了他们,你还算是个人吗?”

  穆扎气极反笑,道:“呵!我不是人,我是神,哈哈哈”说完,对着洞中弟子哈哈大笑。

  弟子们也跟着大笑,笑中带着即将死亡的妇女和小孩儿嘶声裂肺的哭声。

  “你!你会遭天谴的!”赵忠仁气的胡子都了起来。

  穆扎停止了小声,眼神像鹰一样一眨不眨的盯着赵忠仁道:“听着,我念你是个名士尊你一声先生,加不加入我们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当然,他们是生是死也取决于你的决定。”说罢,他抬头盯了一眼二层上的人,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慢着!”

  穆扎顿了下来,背对着他。

  只听身后传来极为痛苦的声音,缓缓地道:“你放他们走,让他们走,把他们放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外面依旧风沙大作,洞中传来穆扎仰天大笑的声音,回音传出去老远。

  仁,义,礼,智,信奶中原名士都遵循的礼德,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但是昔日韩信因胯下之辱而终成一代名将,今日名士赵忠仁的决定不也是为救人。

  大漠的风从来都不曾断过,永远那么凌冽,刺骨,被穆扎释放的那一群妇女小孩儿步履维艰,走一路哭一路。就算他们能活下来,但是他们的丈夫和儿子都被他们残忍的杀害了,家里没有了能够当支柱的男人,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还能怎么活。

  为首的头头吉宽骑着高大的马匹不耐烦的催促着,不时用鞭子抽打她们残弱的身躯。

  “快起来!”

  “你们不要打我娘,娘,娘”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紧紧护着它娘,哭的甚是凄惨。

  “他妈的还走不走了,老子没时间伺候你们,都给我打!”吉宽对着身边人一声招呼,他们就像疯狗一样扑向手无寸铁的那些人。

  “你们不要打我娘,不要打她”小姑娘被他们拽到一边,疯狂的抽打她娘。

  “蓁儿,快跑,快跑啊!”蓁儿的娘对着蓁儿打呼,不管怎样,能逃跑总归是好的。

  “娘,娘!”蓁儿放声大哭。

  “不要过来!快”跑字还没说完,蓁儿的娘被他们从后背一刀劈了下去。

  蓁儿吓傻了,大哭着跑过去用瘦弱的身躯抱着她娘的头“娘,娘,娘你醒醒……”

  “孩子,快跑,快跑啊”蓁儿的娘缓缓睁开眼睛,用尽最后力气说道:“快跑,活着,活着回到中原,一定要活着……”说罢,头一歪,死了。

  蓁儿放声大哭:“娘,娘我是蓁儿,娘你醒醒啊娘”

  头头吉宽看见她,提刀就冲了过来,蓁儿吓得抱头一缩,哪只刀一下子砍在了她娘的身上,她娘睁着圆圆的眼睛,正在一眨不眨的盯着吉宽,吉宽咽了口吐沫,大嚷一声,提刀向别的妇女砍去。

  “蓁儿,你娘已经死了,快跑吧”原来是一名年轻的女子用她娘的尸体挡住了蓁儿。

  蓁儿哭着喊“彩蝶姐姐”

  彩蝶快速的将身上的木牌放在她手里,蹲下来告诉她道:“蓁儿,听你娘的话,快跑,跑出这大漠,跑回中原。你手里的东西一定要拿好,到了中原记住去找韶城山庄把这个交到他们手里,他们就什么都知道了,能做到吗?”

  彩蝶快速的将话说完后,挥刀又替蓁儿砍杀了一个人。

  “彩蝶姐姐”蓁儿喊道。

  “快跑!”

  “彩蝶姐姐”蓁儿边跑边哭。

  “记住,到了中原,去找韶城山庄,将木牌交给他们!”

  这么多俘虏中,基本只有彩蝶一人会武功,她很快就被沙漠雄鹰包围起来,彩蝶以一抵十,饶是彩蝶武功好,这么多天的体力不支,终究是死在了他们的刀下。而此时所有人当中,只有蓁儿一人活了下来。

  她躲在死马下面,本就瘦弱的身躯被这一档使得别人根本就看不到,等到人退了之后,她才敢爬出来。

  “娘!彩蝶姐姐”风刮的越来越大,越来越迅猛,竟然形成了沙漠风暴,风暴一扫而过卷起所有的尸体包括瘦弱的蓁儿在空中乱舞,蓁儿的意识逐渐模糊,晕死了过去。

  在韶城山庄,叶慧琳突然来到窗户边上,一脸不安的望着窗外。

  韶寻来到他身边,问道:“怎么了,慧琳”

  叶慧琳看着他,半晌笑道:“没事”

  “见你有些不安,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韶寻关切的问道。

  叶慧琳笑道:“我很好,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见丈夫依然关切的看着自己,她笑着解释道:“其实我是在担心彩蝶师妹,她下山有一段日子了”

  韶寻笑了一下,宽慰道:“别太担心,彩蝶师妹的武功乃是爹亲自教授的,再加上你平日里对她的指点,你大可放心。”

  被丈夫这么一说,叶慧琳心里也不再么不安了,两人相视一笑,韶寻拥她入怀,好好的享受这片刻的时光。

  突然,前面传来小孩儿重重的咳嗽声,两人放眼看去原来是二弟家的泽儿和庄里弟子秋言。

  秋言见到他们二人,赶忙低下头去,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大公子大少夫人,我不知道你们也在这里”

  叶慧琳没有说话,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到是韶寻体贴的说道:“没什么,哦,泽儿身体怎么样了?”

  韶泽象征性叫了一声大伯就不再说话了,扭过头去看向秋言。

  秋言道:“回大公子,今日风大,泽少爷一个人跑出去身体受了点儿凉,就开始咳嗽了。”

  “怎么不赶紧找郎中,泽儿,过来,大伯看看”韶寻唤他。

  韶泽看向秋言,秋言使眼色让他过去,他一步步挪了过去。

  叶慧琳招呼他们到百草阁中来,韶寻研究的的汤药刚好可以治疗泽儿的咳嗽。

  果然,泽儿在大家的注视下喝完后脸上气色好了很多,也不咳嗽了。

  “谢谢大公子,谢谢大少夫人”秋言高兴笑道。

  叶慧琳笑道:“无需多礼,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泽儿,身体好点了吗?”韶寻问道。

  “嗯,谢谢大伯”韶泽难得露出笑脸,然后怯懦懦的问道:“大伯,我能天天喝到你熬的药吗?”

  韶寻温和的答道:“随时可以。”

  果然,往后的几天里韶泽天天往百草阁里跑,脸上的气色越来越好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