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序章 废物

孤墨燃 | 发布时间:2020-09-17 05:59:56 | 阅读次数:3845

此瘦弱的衣衫。或许,惟一很值得称赞的是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挺得笔直,犹如永远是都压不弯的杆子像。远远超过望去,他整个人有些独孤。陈木明白,将来自己是一个人了,他要学着像父亲像独自一人面对自己这个世界。他再也没有不能够躲在父亲的身后,让父夜晚的风吹拂着陈木的头发,荒凉的小山坡上不断传来乌鸦的哀鸣声,陈木瘦小的身体在夜风中不住打着哆嗦。。...

  “你可以穷,可以弱,可以是废物,甚至你可以忍受整个世界的嘲笑,但是你必须要挺直胸膛做人,谁都不能让低下头,哪怕是一丝!”陈木蹲在父亲的坟前,嘴唇已经被咬出了血。

  夜晚的风吹拂着陈木的头发,荒凉的小山坡上不断传来乌鸦的哀鸣声,陈木瘦小的身体在夜风中不住打着哆嗦。

  冬季的风实在是太冷了,冷得他甚至不想动一下。他的嘴唇血红得发紫,他的身体僵硬得失去了知觉,甚至很难相信在这般寒冷的夜里,他只穿着如此单薄的衣衫。

  也许,唯一值得赞扬的便是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挺得笔直,如同永远都压不弯的杆子一样。

  远远望去,他整个人有些独孤。

  陈木知道,今后自己就是一个人了,他必须学着像父亲一样独自面对这个世界。

  他再也不能躲在父亲的身后,让父亲那宽大的身体为他遮风挡雨。

  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命如草芥,他在七岁那年亲眼看到一个大汉被刀砍死街上。无论那个汉子多求饶,那些黑衣人就是没有停止挥刀。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足足砍了三十多刀那汉子才断气而亡。

  怯懦的他躲在父亲的背后,哭,却不敢哭出声来。

  那个时候,他记得父亲便是拍拍脑袋。

  “哭永远都解决不了问题,你是男人,男人,就应该扛起一切,挥出属于你自己的兵器。”

  陈木摸了摸手中那把飞刀,冰冷而又让人感到哆嗦。他练飞刀很慢,别人练一天就能射到红心靶子,而他却要练一个星期。别人学认字只需要一个星期,他却要将近两个月。

  他不聪明,甚至可以说是笨,而且是笨得可怕的那种。

  “爸!我……我,我,我……”他在坟前连说了三个我字,但却莫名结巴了,结巴渐渐变成了咽哽,然后竟哭了出来。今年的他已经十二岁了,对于其他人来说,十二岁不代表什么,但是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十二岁象征着某种意义。

  小时候,他每晚都会做梦,做另外一个世界的梦。那个世界他同样叫陈木,是一个叫公司组织里面的小职员,每天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繁琐任务。

  昨天晚上,他本来浑浊的脑子忽然变得很清明,很多本来不懂的东西他渐渐懂了。

  不管那个世界是不是真的,反正我已经在这个叫扬州的地方了。

  伤感了一段时间,陈木终于又咬着牙齿,整个人几乎发誓一般站起来。

  “我,一定好好活着!而且,我要证明我不是废物,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一样,我要变强,非常强!”陈木闭上了眼睛,这段话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一样……

  说完后,他再次对着坟前拜了拜转身离开。

  这个极冷的山间小路里,他每走一步都极费劲,每喘息一下都觉得自己要躺倒了。而且,他的脑子里很混乱,一些奇怪的画面不断轮换着。

  这是他的病,每到难受或者痛苦的时候总会发病,这种病让他头痛欲炸,几欲摔倒。

  但他总归还是坚定地一步步朝山下走去……

  ………………………………………………………………

  “老板,你这里要人么?”

  “滚滚滚,哪里来的小乞丐,要饭滚远点!”

  “老板,你这里要人么?”

  “要,但不是要你这样的小乞丐,滚远点,别影响我做生意!”

  “老板,你这里……”

  “滚滚滚!”

  扬州城开始下起了小雪,陈木第二十次被轰出来以后,无助地看着漫天雪白。他看到那些穿着毛衣,被父母牵着手的小姑娘,又或者那拿着糖葫芦吃得不亦乐乎的小胖子。

  不知怎的,他渐渐开始羡慕那些人。

  马上就要到夜晚了,扬州城的夜晚冰冷得吓人,而如他这么瘦的小鬼,一个晚上就会死三四十个。

  我要挺直胸膛,我要笑,我不能放弃,我更不能冻死在这个夜里。

  他饿了将近两天,但他又不能丢下自尊对那些朱漆大门跪下乞讨。或许乞讨能够让他吃点东西,但他有手有脚,实在不想如此丢下自尊。

  这个时候,忽然背后一阵猛烈的风声,他稍稍转头,一辆马车呼啸而来,与他擦肩而过。

  他的心脏紧绷到了极点,他只要稍微再靠前一点,就被撞到了。

  “小乞丐滚远点,不要命了?”

  马车上衣衫华贵的中年人拉开帘子,狠狠地骂了一句,随后扬长而去。

  陈木拍了拍衣服上的雪,慢慢靠到了墙边。另一只手握紧了飞刀,不知是不是因为太冷了,他的手一直在颤抖。

  你,憎恨么?

  憎恨什么?

  为什么憎恨?

  即使你憎恨你又能做什么呢?

  飞刀,不是这样用的!

  他深呼了口气,然后死死盯着马车的背影!

  一秒,两秒,秒……直到马车消失以后,他才再次挺起胸膛,慢慢朝着第二十一家门走去。

  每一次被轰出来再找下一家是极需要勇气的,因为你不知道敲开门以后,那家人是女人还是汉子。

  女人还好,或许只是冷语让你滚开,而汉子便会直接拳打脚踢轰你出来。

  “啪,啪,啪!”

  敲门的时候,他也深深呼了口气,甚至他做好被轰出来的准备了,因为这是一家客栈。

  一家名为缘来的客栈,可以说在整个扬州城都是出了名的豪华。

  “谁?哦,你等等,我这里有新鲜的馒头,嗯还有旧衣服,如果你觉得冷的话,可以到厨房睡一晚。”

  “不,不,我不是要饭的,我……”

  陈木咬紧了嘴唇!

  他不是乞丐,他也不卑微!

  “那你想做什么?”

  “老板,你这里需要人么?”探头出来是一个比陈木大一点的女孩子。

  陈木明显呆了呆,但随后连忙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要人?你……你会做什么?”小姑娘看着瘦弱的陈木,有些不敢相信。

  “无论什么都可以,我不偷懒,而且会很努力干活。”陈木见小姑娘没有让自己滚蛋的意思,不自觉便有几分希望浮现。

  “哦?那就先进来吧,我们这里正缺一个扛粮食的。”女孩看了陈木一眼,最终将门打开,让出了位置。

  “哦!”陈木努力挺了挺胸膛,虽然心中激动得不得了,但努力让自己做到不卑不亢地踏进缘来客栈的门槛。

  他抬头,看着门匾。

  这里,就是我以后的家了!我,一定好好守护这里!

  踏进门,看到院里的一切,陈木在心中,莫名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女孩关上门,略微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奇怪的男孩。

  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这个男孩不接受任何帮助,单单只是为了要一份活?

  很奇怪!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